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误解不欢而散

误解,不欢而散

悦悦听到楚一航摔门下楼,然后启动车里离开的声音,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夺眶而出。她说错了什么,惹得他不快,楚一航他真的是喜怒无常、阴晴不定。

楚一航开车车子,漫无目的的乱走,最后来到他经常光顾的酒吧,就坐在吧台,一杯接着一杯的猛灌,转眼两瓶烈酒就见底了。

“嘿,哥们,怎么一个人来这里买醉?”这里的酒保只知道楚一航是这里的熟客,根本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所以肆无忌惮的说话,没什么顾忌。

又灌下一杯,呵出一口气,楚一航不想把跟悦悦的那点破事搞的人尽皆知,手中的杯子重重一磕,“倒满。”

“呦呵,哥们酒量不错呀,行,再给你拿一瓶?”酒保见有声音,乐的开心。

楚一航挥挥手,示意他去拿酒,那酒保好不容易逮着一直肥羊,马上转身去酒柜上拿了一瓶最贵的酒过来,“开了啊。”

楚一航点头,那酒保熟练的开瓶盖,然后给楚一航满上,还一边以过来人大言不惭的口吻道,“这男人哪,买醉无非是为了两种,一是为工作,二是为女人。嘿嘿,我看哥们你这样子,肯定是为后者。”一看楚一航出手阔绰,满身的名牌,花钱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肯定不可能是为了工作问题的,所以根据排除法推测一定是为了女人。

楚一航但笑不语,只是喝着手中的酒,饶是酒量再好,喝多了眼睛也是迷蒙起来。

那酒保见楚一航喝的差不多了,就转身走到外面打了个电话,没多久陈思雨就一身妩媚的出现在酒吧门口。

“人呢,怎么样了?”陈思雨解开大衣口子,急切的追问。

酒保朝吧台处努了努嘴,搔了搔标新立异的发型,“怎么才来,他都喝挂了,在那呢。”细长的眼睛在陈思雨低领口那傲人的雪峰上流连忘返一番,手伸出比划了一下暗示要钱。

陈思雨拢了拢大衣,面露鄙夷,随即掏出一叠钱扔给酒保,“拿去,以后放聪明点,有你的好处。”

不再去管身后那酒保贪婪的眼神,陈思雨急切的奔向已经醉的不知身在何处的楚一航,“一航,别喝了,你醉了。”

楚一航喝的醉眼迷离见,忽然看见悦悦一脸担忧的朝自己跑来,她的声音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甜美。

伸出手,抚上那令自己朝思暮想的娇美容颜,含糊不清的呢喃,“悦悦,你来啦。”

“一航,你怎么了?”陈思雨蹙眉,难道一航真的醉的连她都不认识了吗?

“悦悦……你来带我回家吗?我想你了……”说完,高大的身子倏然倒下,整个人朝陈思雨倒去。

陈思雨手忙脚乱的扶住楚一航,差点被他压到地上去,回头对着身后的酒保喊道,“出去帮我拦一辆车。”

最后,陈思雨跟酒保一起合力将烂醉如泥的楚一航扶上出租车,然后到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开了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