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放手

... 放手

第二天,宿醉中醒来的楚一航头痛欲裂,坐起身茫然的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这是……”

“你醒啦?”一个娇柔的声音带着欣喜的传到楚一航混沌的脑子里,陈思雨裹着浴袍从卫生间里出来,走动摆动浴袍的下摆,露出一双修长性感的美腿。

就像慢动作播放,楚一航缓缓抬头,缓缓朝着陈思雨看去。当看到这般打扮的陈思雨,楚一航瞳仁一滞,然后快速闭眼,再度睁开时里面已经清朗一片。

清冷寡淡的声音自他薄唇溢出,“这是哪,你怎么在这?”

大脑快速转动,此情此景,楚一航已经基本明白过来,昨晚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包括这件事该怎么息事他也在短短三秒内有了裁断。

陈思雨明艳的娇颜上闪过一丝受伤,不过很快她又扬起明媚的笑,“昨晚你喝醉了,你放心,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楚一航没想到陈思雨会这么说,凌厉的眸子扫过地上凌乱的衣物,有些贴身的甚至已经被撕裂了。这样还说什么都没发生,连傻子都不信。

“我做过的事从不会抵赖,说吧,你想要什么。”楚一航冷酷的说道,眼睛在划过陈思雨身上是闪过一丝嫌恶。

陈思雨没忽略,脸上再也挂不住笑容,难过的低下头,声音低低的开口,“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不会要你负责的,你喝醉了,反正什么也不记得,那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不

好吗?”楚一航真的不爱她了,所以把自己当做那些出卖身体的女人,所以对她的待遇跟那些女人也没有什么两样。

眼中带泪,楚楚可怜,这样的陈思雨,没有了曾经的自信和强悍,却让楚一航心中生起了几分怜惜。“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就如你所愿。”虽然说出的话依旧无情,但语气明显没有最初的冷硬了。

楚一航起身,捡起地上的衣物一一穿上,无视房间里那个委屈落泪的女人,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陈思雨终于不顾一切的冲过来抱住他。

“一航,别走,我知道当初我抛下重伤昏迷的你一走了之是太过分了,你恨我也好,怨我也好,就是不要这么冷淡的对其我,就像对其他不相关的人一样好吗?”陈思雨泪如雨下,明艳的脸上满是凄楚。

楚一航身体一僵,声音冰寒彻骨的吐出两个无情的字眼,“放手!”

那年她走了,放弃了他俩之间的爱情和承诺,现在又回来哭哭啼啼算什么?他早就不在原地等着她了,一切都已经事过境迁了。

“一航,不要这样冷酷的对我,我是思雨啊,是你曾经喜欢的女人,不是其他的不相关的任何女人,你看看我,看清楚了……”陈思雨紧紧的抱住楚一航,满是泪水的脸上充满破碎的心伤。

“陈思雨,放手!”楚一航用力挣脱,陈思雨就那样无力的跌坐在地,嘤嘤哭泣,无助的模样让人狠不下心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