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当年的真相1

当年的真相1

“别……走,别……一航,你忘了我们之间所有快乐的事情了吗?你忘了我们一起长大的情谊了?你忘了,那一年我十八岁,历经千辛万苦到伦敦找你,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是我爱了半辈子的男人……”情急之中,陈思雨试图以曾经的美好唤醒楚一航对她残存的感情,最后的机会了,她必须牢牢抓住,殊死一搏。

“够了,陈思雨,一切美好被你五年前亲手毁掉了,是你扼杀了我对你的感情。现在我的爱已死,你再苦苦纠缠,连我的耐心都快被你耗尽了。很多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忘了……是你自己要放弃的,我如你所愿放你走,一切都结束了。”楚一航停止腰板站着,听了陈思雨的话心里一点没有触动是不可能的,可是……那又如何,是她陈思雨背叛他们之间的诺言,没有人规定他非得在原地苦苦等着她回来不是吗?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仿佛要将当年看到分手信时的那种郁卒和愤怒全都排出胸腔。“陈思雨,放手吧,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不,不是那样的。”眼看着楚一航要走,陈思雨情急之下抱着他的腿,“不是那样的,一航,当年我入职体检时被检查出患了胃癌……”

楚一航原本拂袖而去的身体一顿,冷漠的俊颜满是震惊,不敢置信的盯着伏在地上嘤嘤哭泣的女人,想要分辨她话中的真实性。

“那时你刚回国,在公司根基未稳,我所不想你分心,更不想你担心,所以瞒着你独自找医院,找这方面权威的专家,联系美国那边的医院……这些我都是独自一个人完成的。”陈思雨梨花带泪的娇颜闪过对那段日子的痛苦和辛苦的后怕。

“所以,那个时候你就刻意的躲着我?是因为你病了?”楚一航蹲下身体,雕刻版的五官因痛苦变的有些扭曲,他记得他回国后没多久陈思雨就莫名的渐渐疏远自己了,原来是她病了,并且一个人默默承受着那份痛苦和害怕。可是自己竟误会她,以为她另结新欢了。

“是,当时我不敢相信,我还那么年轻,我到过大大小小十几家医院去确诊,你不知道……那种提心吊胆,一遍遍希望变绝望的滋味有多么恐惧,我还年轻,那时我才二十一岁,人生才刚刚要开始精彩,我怎么会得癌症呢?”陈思雨的声音带着后怕的颤抖,哭的伤心欲绝。

“你可以告诉我的,难道你觉得我不能跟你一起承担吗?”楚一航痛苦的握拳怒吼。

“不是,不是……那一晚,你跟我求婚时,你不知道我手正里捏着十几家医院确诊我患上胃癌的诊书,我本来打电话给你想要说分手,可是你却求婚,我要恨,我的心撕心裂肺的痛……我也想跟你说好,说愿意,说我害怕,我疼……可是我不能,我不能成为你的负担。”陈思雨不断的喘着气,呼吸间透着被绝望和相思侵蚀的痛苦。

“你拒绝求婚是因为……”楚一航只觉得一阵眩晕,一个趔趄,往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