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当年的真相2

当年的真相2

“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出车祸,我真的不想的。”陈思雨的神情黯然自责,低低的诉说着,“我知道你因为被拒绝感觉受辱了,你的双腿……我都知道。可是我不知道能不能熬过这个坎,那时我已经联系好了美国的医院,但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好起来,还能不能活着回到你身边……既然是这样,长痛不如短痛,我就那样不告而别是对我们彼此最好的方式。我怕见了你我会忍不住告诉你真相,与其让你无止境的担心,还不如让你恨我。就让你以为我是那种无情无义,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女人,如果我死在国外了,那你就不会伤心难过了。”言语间,有深明大义的慨然,也有难以舍弃的痛苦。

“你这个傻女人,你这个笨蛋……”楚一航终于忍不住上前抱起伏在地上哭诉的陈思雨,“难道我就那么让你没有信心,相信我值得依靠吗?”

“一航……”陈思雨趴在楚一航胸口,滚烫的泪水悉数落进他的衬衫上,“我一个人在国外,每天都要接受治疗,每个星期一次化疗,化疗让我全身无力,恶心没胃口,头发一把一把的掉……三年五次手术,切了三分之一的胃,每次我绝望的想直接死去,想要放弃的时候,我只要想着你,想着你还在大西洋彼岸等着我,你或许怨我恨我,可一定还爱着我……所以我就咬牙坚持着,熬了过来。可是我终于活着回来了,你却爱上别人了,你知道吗,这比让我死还痛苦。早知道如此,我就死在美国算了。”

“我……”楚一航没想到陈思雨离开他是因为她得了胃癌,想着她一个人在国外忍受治疗的痛苦的同时,自己在怨恨着她的绝情,惭愧之余又替她心痛。

“一航,你怎么可以不等我,我以为我们的爱情够坚固,你一定会一直爱我的,这辈子都不会改变。等我活着回来跟你解释清楚,我们一定还会有一辈子的时间,是我对我们的爱情太自信了,所以上天惩罚我失去你。”陈思雨娇柔的嗓音藏着无尽的委屈和痛楚。

陈思雨如梦般破碎的呓语,似情人的呢喃,又似娇嗔般的抱怨,令楚一航伸手紧紧的抱着她,想要抚慰她的痛苦和伤心。“对不起,可是你怎么都不说呢,一声不响的离开,一走就是五年。”

“发生了很多事情,总之一言难尽,一开始我选择了这条路,我就一路黑到底了。”陈思雨面贴着楚一航结实的胸膛,感受着那久违的熟悉的气息,贪恋着失而复得的温暖。

“你就是这么倔,你忘了你还有一个我可以依靠吗?”楚一航轻轻的喟息。

熟悉的怀抱已经向她展开,陈思雨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她更加用力的抱紧楚一航,那种害怕失去的惶恐以及失而复得的狂喜让她越发患得患失。

“我想自己成为能够帮得到你的女人,而不是拖你后腿的女人,你明白那种心情吗?当时我知道自己病了,感觉天都塌了。我想我要是死了,你怎么办?从小你就是那么倔强又害怕孤独的孩子,我想要陪你一辈子的希望生生的被扼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