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拿她做挡箭牌

拿她做挡箭牌

几乎是下一秒,办公室里面就传来艾瑞克温柔到诡异的声音,“是悦悦吗?快进来吧。”

悦悦浑身一颤,鸡皮疙瘩掉满地,可是碍于人家是上司,说什么都是圣旨,悦悦硬着头皮推门而进。

纯美动人的脸上扯开一抹僵硬的笑,“总监,你要的咖啡来了。”

悦悦刚踏进门,就感觉眼前人影一闪,肩膀上一沉,手中的咖啡差点洒了,要不是悦悦反应快,这咖啡此刻已经跟地面亲密接触去了。

“悦悦,你怎么这么慢呀。”艾瑞克抛了个嗔怪的眼神,一只手已经亲密的环上悦悦的肩将悦悦搂在怀里了。

喝,这什么情况,悦悦吓的当场愣住,一向对她冷言冷语的艾瑞克对她这么亲昵,还真的让悦悦吓的心脏停止跳动,难道天要下雨红了?

用力挣了一下挣不脱,悦悦尴尬的笑着举起咖啡,“总监,你的咖啡。”

艾瑞克邪魅一笑,接过咖啡,一个轻如蝶翼的吻轻轻落在悦悦额头,“亲爱的,谢谢你。”

悦悦顿时石化,愣愣的由艾瑞克牵着她的手走向办公桌,夏宇嫉妒的瞪着眼前的一幕,咬牙切齿道,“邵峰,你别以为你随便找个女人我就会相信你说的,我说过了分不分手我说了算。”

艾瑞克将手中的咖啡放在办公桌上,看也不看一眼夏宇一眼,冷漠道,“分手的事你早就说过,板上钉钉的你又反悔。我都跟你说了,现在我喜欢女人了,你不信,可是悦悦你也见到了,总该信了吧。人也见了,想喝咖啡就喝,喝完赶紧走人,我这还有好多事儿忙呢。”

悦悦这才看清屋里还有人,一个充满煞气的高大男人,心里顿时明白艾瑞克为什么失常了,肯定是演戏给别人看呢。

这夏宇,应该就是那晚在酒店洗手间看到跟艾瑞克在一起办好事的那个……攻吧?

这两人之前不是就分手了吗?就是那一次她不小心在厕所听见艾瑞克打电话的那一回,可是今天夏宇又是唱哪一出呢?吃回头草了?

“邵峰,你存心气我是不是?我知道之前是我误会你……”夏宇上前几步,急切的抓住艾瑞克想解释。

艾瑞克身体灵巧一闪,躲过了夏宇的手,淡漠道,“言尽于此,信不信由你。说开始的人是你,说结束的人也是你,现在……我总有权利说一次不吧?我们之间已经成为过去,翻篇了,现在你可以滚了,以后别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伤的太重,心已死,便决绝的不愿再回头了。

夏宇自尊心受挫,被艾瑞克激的差点失控,愤怒之余口不择言道,“邵峰你行不行我难道不知道吗?小心这女人给你戴绿帽子。”说完,便骄傲的离开。

夏宇一离开,艾瑞克就如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地。原本冷漠不羁的表情转为压抑的痛苦,眼神茫然涣散。

悦悦叹了一口气,走上前递过一张纸巾,“既然这么痛苦,为什么还要坚决的分手呢?他不是都回头来找你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