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好几天没见他

好几天没见他

艾瑞克接过纸,转过脸擦去眼角的泪,平稳了一下心情才淡淡开口,“与其说痛苦,不如说对爱情失望,对他这个人失望。出了问题他第一时间不是站在我的角度问我考虑考虑,而是下意识的就怀疑我,不信任我们之间的感情,冲动的说分手。等到伤了我的心,再跟我说对不起,再想要回头……就已经晚了,晚了……”

悦悦没想到连这么成功的天才建筑师也会对爱情这么消极,一时间感伤,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毕竟两人之间不算熟悉。

沉默片刻,悦悦开口,“哎,我说,合着我莫名其妙当了你的挡箭牌,还被你吃了豆腐,好歹你也得表示表示吧。”

艾瑞克冷冷的斜了悦悦一眼,站起身走回自己专属座位,“表示?你是想让我请你吃饭还是给你加工资?我记得你的试用期还没过吧,刚刚我还听到一向好脾气的艾琳也在大发雷霆,这说明你连分内的事情都没有做好……”

悦悦一听就投降了,赶紧阻止艾瑞克的吧啦吧啦,举起手求饶,“我被你占了便宜只是想听你一句道歉的话而已,结果等来的是你一通批判,我真是倒霉。”说着,缩头就往办公室外跑出去。

悦悦没有发现,在门被关上的那一霎那,艾瑞克嘴角扬起一抹愉悦的弧度。

被艾瑞克的事情一打岔,悦悦的注意力也就没有被楚一航的事情影响了,接下来的工作很顺利,出乎意料的是今天居然没有加班。

悦悦收拾完东西给楚一航打电话,结果是金秘书接的,说楚一航还在开会。

悦悦心中一凉,没想到自己满心的期待换来的是这样的冷漠,心里闷闷的,很压抑,仿佛被拒绝般的难过。

简单的收拾了东西,悦悦就由司机接了回楚家了,她想晚上等楚一航回家后好好谈谈。

晚上楚一航仍旧没回家,悦悦踌躇了半天,还是没有勇气给楚一航打电话,而是鸵鸟的想着,等楚一航回家再说吧。

可是楚一航忽然变的非常忙碌,几天不着家了,悦悦盼着,没有盼回楚一航,倒是把楚卫民给盼回来了。

周五悦悦下班回到家,看见楚卫民正在花圃里锄草撒药,寒冬的夕阳下楚卫民单薄的身子颤巍巍的,仿佛随时会被风吹走。

悦悦站着看了一会儿,心里涩涩的,鼻子酸酸的,当年那个伟岸强壮的男人终于还是远去,不复存在了。

“楚爸爸……”悦悦擦擦湿润的眼角,扬起一抹欢快的笑容跑上去。

楚卫民停下浇水的动作,转过身来,看着飞奔过来的悦悦,露出慈爱的笑容,“是悦悦回家了啊,工作累吗?”

悦悦有些恍惚,许多年前也是这样,她背着书包怯生生的回到这个豪华的屋子,楚卫民就是这样和蔼亲切的问她,“悦悦小公主回来啦,饿不饿?我让你厨房给你准备了草莓慕斯蛋糕哦。”

脑子里的声音远去,悦悦回以一个感恩的灿烂笑容,“不累,楚爸爸,你怎么一回来就弄这些花花草草啊,你看你都瘦了,晚上要吴婶给你多做一点好吃的。” 接过楚卫民手中的水壶,悦悦帮着楚卫民给那些花花草草浇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