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跌入地狱

跌入地狱

一句简单的话,瞬间把悦悦打入地狱。

悦悦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就连坐在一旁的楚卫民也发现了,关切的问道,“悦悦你怎么了?很冷吗?”

悦悦只听声音侧头,眼睛虽然看着楚卫民摇头,可是焦距却落在空中的某一点,眼神茫然涣散。

楚卫民的问题让楚一航和陈思雨同时把目光放在悦悦身上,只不过一个是担忧,一个是防备。

“怎么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楚卫民见悦悦不说话,担心的追问。

“我没事,只是有些累了。”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悦悦每一个字说的都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累了?那快去休息吧,明天反正是周末,多睡一会儿,好好休息。”楚卫民听悦悦这么说才松了一口气,马上催着悦悦回房休息。

悦悦木然的起身,她想要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这个地方,可是双腿虚弱无力,微微颤抖,就连支撑着站立都有困难。

低着头,慢慢转身,悦悦一步一步艰难的朝楼梯走去,在转身的刹那,一颗滚烫的泪水终于在没人看得见的角度落下。

楚一航面无表情,目光难测的看着悦悦纤瘦的背影,然后转回头对着楚卫民淡淡开口,“爸,思雨刚回国,住的地方还没定下,住酒店也太不方便了,所以我决定让她住我们家来。”

刚上了两个台阶,悦悦听到身后楚一航的话身子晃了晃,几乎要跌下楼来。

这么快,陈思雨就要住进来了吗?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难道要天天看着他们俩在自己面前恩恩爱爱吗?

悦悦心乱如麻,脑子里乱糟糟的,身后陈思雨在欢快的说着什么,悦悦想努力听清楚,可还是一片模糊。她奋力的往上走着,想要逃离这个令她痛苦到窒息的地方。

楼下,楚卫民听了楚一航的决定稍稍一愣,不过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他保持着淡然的笑容,和蔼的对陈思雨道,“也是,住在外面总是诸多不便,来家里住好啊。”

虽然陈思雨曾经伤害过他的儿子,而且陈父曾经也害的天宇一度陷入危机,可那毕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先不说陈楚两家是几十年的世交了,陈思雨家世相貌都是出类拔萃的,既然一航都能原谅她了,那他这个做父亲的又何必太斤斤计较呢?

“楚叔叔,你最好了,那我以后就可以经常陪您喝茶聊天啦,您可不能嫌我烦啊。”陈思雨笑的娇媚动人,上前拉着楚卫民的手臂撒娇道。

楚卫民看了一眼陈思雨,随即严肃的问道,“思雨啊,这一次你不会再不告而别了吧?”

有些话还是要说明白的,一航当年被抛弃后的消极他虽然没亲眼见过,可是知子莫若父,他不想再让这唯一的儿子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陈思雨一僵,收回自己的手,有些尴尬的笑道,“叔叔你放心吧。”回头看了一眼楚一航,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于是羞涩一笑,“我爱他,之前是因为我的病要到美国去治疗。现在我好了,回来了就再也不会离开他了,这辈子我都会守着一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