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晚了

... 晚了

一番话,说的感人肺腑,可是听到陈思雨说生病楚卫民刚放下的心又悬起来,略显苍老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病?什么病?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陈思雨回头看了一眼楚一航,接到暗号的楚一航随即上前,往楚卫民身边的沙发一坐,“爸,你就放心吧,现在思雨的病已经好了,她不会再一声不吭的离开我了。”

“嗯,那就好。”楚卫民点头,既然儿子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一航这孩子自小倔强,有自己的主张,别人的意见一般都是听不进去的,何况他这个父亲在他心里早就一点份量都没有了。

“楚叔叔你放心吧,现在我的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一航了……”陈思雨回眸看了一眼楚一航,绽开一抹深情的笑容,朝他伸出手,当两人的手握在一起,陈思雨脸上满满都是坚定,“我爱他,很爱很爱,这些年我在国外,想的他心都疼了。”

楚一航为了不再让楚卫民纠缠陈思雨离开自己和生病的事情上面,干脆说道,“爸爸,我和思雨都是认真的,我的交往也是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

言尽于此,楚卫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既然一航都决定好,那他也没有什么意见。

楚一航的话一出,陈思雨顿时眼睛一亮,她大概也没想到楚一航会这么说,喜悦之情不言而喻,感动到声音有些哽咽,“一航……”

楚卫民站起身,对着管家吴伯道,“老吴,你让佣人去给思雨收拾一间

客房出来,时间不早了,弄好了早些休息吧。”说完,就朝楼上走去。

站在楼上将楚一航的话一字不漏的听进耳朵里的悦悦有种站不住的感觉,听到楚卫民上楼的声音,她像是被惊吓到了一样快速逃回自己的房间。

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刻,悦悦背靠着门,然后慢慢滑下坐在地上,终于忍不住压抑的呜咽出声。

当听到楚一航说要娶陈思雨的时候悦悦同时也听到了自己心脏碎裂的声音,这个消息于她而言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把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重新生活的信心和对一航那一丁点微薄的信赖以及刚萌生的情愫给生生扼杀在摇篮里了。

从此以后,那个欺负她,伤害她,同时也宠爱她的男人不见了,再也不是她的了。

悦悦睁大着茫然的眼,就这样呆呆的坐在冰冷的地板上一整夜,外面的天空从黑到亮,悦悦也一点一点的拉回理智。

用了一辈子的时间去明白爱,却只能用一晚上的时间去遗忘,清晨打开房门的那一霎那,悦悦已经收拾好了心情,也决定要努力扮好一个妹妹的角色。

生活从来都是残酷的,爱情更容不得犹豫,她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深刻反省过了,是她太自私想要保护自己不受伤,她太软弱……可是爱情从来不等人,她的软弱和犹豫,让她失去了爱情,失去了楚一航——这辈子极有可能是唯一的一次真爱。

可是晚了就是晚了,悦悦不想因为自己不痛快,所以让三个人一起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