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都太骄傲

都太骄傲

“没事,白天公交车听方便的,要是晚了我会打车,时间紧迫我还能让家里的司机送我。”悦悦尽量让缓语气,不想让自己的拒绝太生硬。

“随你。”楚一航对悦悦的固执有着深深的无力感。

可是就是这样一句简单的话,仅仅只有两个字的句子,让悦悦的眼眶迅速湿润了。

这一句简单的话,却带着一种放逐的意思,它所表达的冷漠和不耐,都深深伤了悦悦的心。

那一夜,楚一航也是用这么冷漠无所谓的一句话,把她无情的打入十八层地狱里。

上一秒,他还说着动听的情话,说喜欢自己,说会守护自己,可是下一秒,却因为自己的需要时间考虑而没有耐心等待,无情抛下自己离开转投别的女人的怀抱。

楚一航,你何其残忍。

车内狭小的空间压抑的安静,悦悦咬唇,隐忍无声的流泪,她不想哭的,不想在楚一航面前示弱,可是就是忍不住的掉下眼泪来。

楚一航烦躁的开着车子,根本没有觉察坐在后面的悦悦是什么反应,他只知道悦悦又一次的拒绝了他的好意。

其实两个人都太骄傲,他们都不愿放弃自己的骄傲,都没有换位思考,站在另一个人的角度回头看待一件事情,所以一直无法体会彼此的心意,他们都太倔强,所以注定爱的很辛苦。

车子缓缓驶进楚家大门,楚一航在悦悦下车之前又出声,“悦悦,其实……天宇也有独立的设计部门,要不然你还是到自家公司来吧,肯定能一展所长的。”

他不放心悦悦在远离他视线的范围,楚一航私心的想,虽然自己不能拥有悦悦了,可还是想时时刻刻的看着她,至少在眼前,他就觉得安心。

悦悦打开车门的手一顿,心里强烈的反感楚一航的建议,可是她不想跟他吵架,最后只匆匆扔下一句话逃走,“再说吧,我会考虑的。”

悦悦直奔回自己的房间,当关上门的那一刻,眼泪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落下。

楚一航,你究竟想怎么样?你知不知道我也会伤心?

正哭得稀里哗啦,悦悦听到门外有人敲门,顿时慌乱的擦去眼泪,“谁啊?”哭过嗓音明显粗嘎低沉不少。

“悦悦啊,我是楚爸爸。”

“哦,等一下,我马上来。”悦悦马上冲到卫生间用冷水冲了一下脸,顺了一下凌乱的发丝,再跑去开门。努力扬起一抹微笑,“楚爸爸……”

“悦悦啊,今天怎么这么晚?吃晚饭了吗?”楚卫民看了看悦悦有些狼狈的脸,“脸色怎么这么难堪,哭过了?”

悦悦心中一惊,笑着掩饰道,“没有啊,今天去医院看了一个朋友所以晚了,楚爸爸我没事,就是累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见悦悦这么说,楚卫民也稍稍放下一点心。

“不过我还真是饿了,楚爸爸,您的腰不要紧了吧?”悦悦看着楚卫民自己走上楼来,还是忍不住担心的问。

“早好了,医生也建议我走运动运动呢。走,楚爸爸带你去夜宵。”楚卫民慈爱的揉揉悦悦的头笑道。

“嗯,好。”悦悦扶着楚卫民小心的下楼。

两个亲近的背影,一老一少,看起来真的像是一对亲密无间的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