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咱俩是父女

... 咱俩是父女

“来,看看是不是你喜欢的那个味道。”楚卫民带着悦悦来到客厅后面的小餐厅,指了指已经上桌的菜肴。

“哇,是我最最喜欢的酸辣鸡丝蕨根粉。”悦悦惊喜道,她都感动的快哭。楚爸爸还记得她最喜欢吃辣的,但是又怕她饿的时候吃辣会伤胃,后来找了找了很多的菜,终于找到这一种,既满足她的味蕾,又能让楚爸爸放心。

“饿了吧?快吃吧,我特地让吴嫂微微温了一下,这样吃下去不至于太冰。”楚卫民慈爱的笑着,一眨眼悦悦都成大姑娘了,一眨眼他都老了,小雪也……

笑意一滞,楚卫民想到楼雪不免又心中一痛。

“嗯,谢谢你,楚爸爸,你太好了。”蕨根粉本来就是吃冷的,不过因为是冬天,楚爸爸居然还贴心的为她温了一下,毕竟太过辛辣和生冷的东西空腹吃下去不好,尤其还是在寒冬腊月的时候。

“知道你无辣不欢,特地叫吴嫂给你多加了些料。”楚卫民拿起一边的筷子递给悦悦,在低头的瞬间已经收拾好波动的心情了。

“楚爸爸,好好吃,你也吃啊,还有好多的菜呢,我一个人根本吃不了。”悦悦看见红油飘在菜的表面就已经唾液开始加速分泌了,已经饿了大半天的她接过筷子就吃了起来,边吃还边含糊不清的招呼楚卫民。

“好,楚爸爸今夜就陪你,我去那我的酒……”楚卫民说着准备去厨房拿他平时喝的酒。

“唔,嗯……不行……”悦悦拉住转身离开的楚卫民,急急的咽下口中的食物严肃道,“楚爸爸,医生不建议你喝酒,再说了,已经这么晚了,咱们就简单的吃点行了……”

上一次楚卫民摔倒,医生就说过楚卫民身体不太好,加上年纪大了,心思忧闷,前一段时间喝了太多酒导致肝脏硬化,血压升高,已经命令禁止他喝酒了。

“可是没酒不能尽心啊。”楚卫民眼看着悦悦坚决的眼神就知道自己喝酒没戏了,只能无奈的重新坐下,对着美味的菜肴叹气。

“要不……我陪你喝点饮料?”悦悦看楚卫民长吁短叹的心有不忍,想了想就弱弱的建议。

“这……”楚卫民整张脸都皱起来了,可看着悦悦酷似楼雪的小脸上可怜兮兮的表情只能忍痛的点头,“那……成吧。”

“哎,好,我这就去厨房给你取来。”悦悦见说动楚卫民了,高兴的马上站起身去厨房取饮料。

饮料取来了,父女俩就当是饮酒般的对饮起来,楚卫民看着柔和的灯光打在悦悦甜美清纯的脸上,慈爱的开口,“悦悦,楚爸爸有件事想求你。”

“哎,说什么求不求的,咱俩是谁?是父女啊,楚爸爸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一定答应。”悦悦豪气道。楚卫民养育了她十几年,又送她出国深造,这份恩情是这辈子都还不清的。所以只要楚卫民开口,甭管这个要求多么无理,她也绝不会犹豫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