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陈思雨的讽刺

陈思雨的讽刺

而且,事实上,相处了这十几年,楚卫民只有对她们母女付出,却从来没有要求过她们什么,她正愁找不到机会报恩呢。

“是这样的,我打算彻底退休,把天宇交到一航手上,年纪大了,身体不行了,自从你妈妈走了之后……”楚卫民看到悦悦脸上伤痛和黯然,顿时住口,“可一航毕竟年轻,我想让你去公司帮他,看着点他,悦悦自小懂事,楚爸爸对你是很放心的。”

悦悦一怔,她没想到楚卫民的要求竟会是这样,心里没有一点准备,想着要跟楚一航每天一起工作,心里竟有一丝慌乱,难道她真的摆脱不了楚一航的影象了吗?白天上班要见面,下了班还是住在一个屋檐下,她怕会自己忍不住,忍不住做错事,破坏楚一航的幸福。

悦悦的沉默让楚卫民以为她很为难,可是这些年他中意的媳妇儿人选只有悦悦,别的女人都配不上他的儿子。“悦悦,我知道你跟一航从小就相处不好,可是你进天宇不用贴身跟着一航,咱们公司也有设计部门,你仍然可以一展所长……”

“楚爸爸,别说了,明天我就去公司递辞呈。”悦悦爽快坚定的开口,无论有多少困难,她都不能退缩,都不能让楚爸爸不放心。

“真的,太好了。”楚卫民一下子就放心许多了,只要悦悦愿意,比什么事情都让他高兴满足。

“来,楚爸爸,悦悦以饮料代酒,敬你,谢谢你,所有,在悦悦心里,你就是悦悦的亲爸爸。”悦悦感性而又认真的开口,说完就仰头把一杯饮料全吞进肚子里。

“哎,慢点,别呛着……”楚卫民见悦悦喝的猛,忙出声音劝阻。

“咳,咳咳……咳咳咳……”很不幸,悦悦同志果然中招了。

“怎么样?让你慢点……”楚卫民轻柔的拍着悦悦的后背给她顺气。

“没……事,哈哈,哈哈……”悦悦忽然笑了起来,“楚,爸爸……你还,没喝呢……哈哈……”

“好好好,我也喝……”楚卫民宠溺的笑了,端起自己面前的饮料也喝起来。

“你喝慢点。”

“好嘞。”

两个人高高兴兴的吃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吃完,这时已经十点多了,楚卫民困的眼皮都抬不动了,悦悦就催着他先去睡觉,自己留下收拾桌子和碗筷。

弄好一切悦悦就准备上楼休息,这时门被推开,陈思雨带着一身酒气千娇百媚的走进来。“哟,这么晚了,沐妹妹还没歇息呢。”

陈思雨不知是喝高了,还是故意的,特地叫悦悦妹妹,还特别加重沐的读音,以此来暗示悦悦并不是楚家大小姐,是个外人。

悦悦岂有听不出陈思雨话中暗讽的意思,可是她不想生事,也没理会陈思雨,自顾自的上楼回房了。

陈思雨见悦悦避着自己,就以为她怕了自己,扬起明艳的脸得意的看着悦悦一步一步上楼的背影,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会将这个勾人的小狐狸赶出楚家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