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那句刺痛心灵的话

那句刺痛心灵的话

他这是怎么了?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从青春期开始就很清楚自己喜欢的是男人,这样的癖好已经维持了十多年了,并且他深信会一辈子维持下去。可是近来对着悦悦那莫名的情绪波动让他很不安,他所坚持的信仰开始在一点一点的崩塌,他怎么会对一个女人有感觉呢?

艾瑞克爱过,明白那种感觉,可当他有感觉的对象变成了一个女人,一切脱离了轨道,这一切都让他崩溃和疯狂。

江夫人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激起儿子这么大的反应,看悦悦又傻傻不知所谓的懵懂模样,她就噤声了。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让她看不懂,罢了,她也不掺和了,免得徒增儿子的不快。

吃完饭,江夫人收拾完碗筷识趣的离开了,“悦悦啊,你就多陪邵峰一会儿吧,我看他心情不太好,你帮我劝着点。”临走去,江夫人暗中小声嘱咐悦悦。

悦悦也觉得艾瑞克在吃饭的时候朝江夫人那顿火发的有些莫名其妙,想想或许是不喜欢江夫人乱点鸳鸯谱吧,毕竟他才跟那个夏宇分手,心情肯定不好,再者说了,让一直喜欢男人的人要接受一个女人,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了些。

江夫人走后,病房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悦悦轻声道,“我帮你去切一些水果吧。”

艾瑞克冷淡的开口,“回公司去忙你的事吧,我这里有护工。”

悦悦取水果的手一顿,继而像没听见一样,继续拿着水果去洗,然后削皮切片装盘。

艾瑞克看着悦悦波澜不惊的脸,似乎并未因为的语气不善而影响心情,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因为自己的情绪而迁怒无辜的悦悦似乎有些说不过去,想到这,艾瑞克缓了缓语气开口。

“我看过你的资料,虽然你不是楚卫民的亲生女儿,可是他待你犹如亲生的,你又是留学归来,为何不进天宇的设计部门,反而要出来找工作呢?”冷静下来的艾瑞克淡淡的问出一直存在心中的疑问。

悦悦一愣,没想到艾瑞克一下子就问出这么犀利的问题,这个问题一直是她逃避不敢正视的。

要说为什么?悦悦心里闪过一丝悲哀,从下到大,她的脑子里会时不时的闪过楚一航带着恨意的警告,“你以为我喜欢管一个不相干的人?不要因为在这个家里住了十几年就真把自己当做楚家大小姐了,你只是那个狐狸精寄养在这个家的外人而已。”

每每想起这一句话,悦悦就觉得羞辱难堪,所以她一直想要独立,想要彻底的脱离楚家。

可是回头看看这些年的经历,她似乎越来越不能自已,越来越不能洒脱的离开楚家,即便在妈妈离世之后也一样,因为……她欠楚家的实在太多。

楚爸爸是这辈子给过他恩情最多的人,现在他老了,而自己又对楚一航有了牵挂……

“是不屑回答呢?还是有苦衷不能说?”悦悦长时间的沉默令艾瑞克等的有些不耐烦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