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对他有了牵挂

对他有了牵挂

“不,我之所以不愿意进楚家的原因,是因为不是楚家的人,我姓沐,我想要独立,想要离开楚家,想要自由……”悦悦皱着眉头痛苦的大声说道,脑海中不断闪过楚一航愤怒谩骂她的脸,心里一阵阵的抽痛。

这些年,因为楚一航的那些话,一直都让悦悦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所以她想要逃离,想要自由的呼吸。

可是,眼下她却作茧自缚,变的越来越离不开他……

悦悦脸上一闪而过的痛苦他不是没看见,可是艾瑞克还是淡淡的问道,“为什么?”是什么原因让悦悦痛苦?她在那个家里过的不好吗?

“因为……”悦悦颤抖着发白的唇,虚弱却伤心的把埋葬心里多年的委屈喊出口,“因为他说,不要因为在楚家里住了十几年就真把自己当做楚家大小姐了,我只是寄养在楚家的外人而已。”

悦悦隐去了楚一航把妈妈唤作狐狸精的称呼,她知道自己妈妈不是,妈妈是一个好人,一个苦命的女人而已。

艾瑞克听着悦悦把潜藏在心里的委屈喊出来,看着她眼中闪烁的泪光,以及她倔强不愿落下泪的隐忍模样,一切的一切都让他心疼不已,心里涌动着许多澎湃的的冲动。

沉默围绕着两人,冬日午后的暖阳笼罩着这个不大的房间,一点一点的将悦悦释放出的悲伤蒸发。

许久之后,已经平静下来的悦悦听到艾瑞克轻轻的开口,“你的试用期已经顺利通过,明天早上带着相关文件来医院吧,我给你签字。”

既然悦悦想要离开楚家,想要彻底的自由,那么他就成全她。

刚刚听完悦悦的那一句饱含了无数委屈和辛酸的话,他居然有种想要抹去悦悦一切伤心记忆的冲动,想要好好的守护这个易碎的瓷娃娃。

悦悦一愣,略显苍白的精致小脸闪过惊讶,她刚刚是不顾一切的将心中潜藏了多年的心结喊出来,是因为她潜意识里已经把艾瑞克当朋友,并没有其他的目的。

可是眼下却意外的得到艾瑞克的PaSS首肯,这绝对是无心,原本一心要脱离楚家的悦悦也应该开心的。

可是……悦悦想起昨晚答应过楚爸爸的事,心里浮现一丝对艾瑞克信任的歉意,也好,趁这个机会把事情说清楚了吧。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悦悦看着艾瑞克的眼睛真诚道,“谢谢总监,不过……我已经答应了楚爸爸,要回天宇去帮忙。所以……请总监同意我离职,等我把辞呈准备了拿来给你。”

艾瑞克的心顿时一沉,原以为自己的决定对悦悦来说是一种解脱,一种帮助,可是却没想到换来这种答案。

“你已经决定好了?”艾瑞克的声音平淡的就如两个刚见面的不互相干的陌生人,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嗯。”虽然觉得对不起艾瑞克的的信任和帮助,可是悦悦还是很坚定的点头。

因为,她对楚爸爸有承诺。

因为,她对楚一航有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