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他说要跟别人订婚

... 他说要跟别人订婚

“我辞职了。”过了一会儿,悦悦指了指自己的纸箱淡淡解释。

楚一航顺着悦悦白皙修长的手指看了一眼那装了没几样东西纸箱,又看着悦悦的脸,“你要是舍不得,也可以不勉强自己的。”

看得出来悦悦很失落,工作是可以给人成就感的,他知道那种感觉。他想见到一个快乐的悦悦,而不是像此刻落寞彷徨的悦悦。

这句本意关心的话听在悦悦的耳朵里却变了味道,好像她的舍弃和付出都没有了意义,因为楚一航的话给她的感觉是她在自作多情,她根本是可有可无,天宇多她一个人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悦悦觉得很受伤也很委屈,“你哪只眼睛看出我舍不得了?再说了我去天宇不是为了帮你,我是为了楚爸爸。”为了不让楚一航自我感觉良好,悦悦故意冷声冷气的跟他分清界限。

楚一航也不恼,优雅的端起咖啡喝着,冷硬俊美的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慵懒,看着悦悦的眼神却是高深莫测的。

见他不说话,悦悦摸摸鼻子,有些自讨没趣,觉得自己像个带刺的刺猬一样到处刺人真的很幼稚,遂也沉默下来不再开口。

楚一航看着悦悦安静下来的悦悦,像个温柔的天使,可是这个天使却不可能在属于他了,心底深处蔓延开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楚一航蹙眉,感觉周围的空气变得细胞,连呼吸都不能。

轻轻地,楚一航张口,说出来这辈子最残忍的一句话,“下个礼拜天,我要跟思雨订婚了。”

悦悦一愣,她不知道楚一航怎么

就把话题转到他的终身大事上了,可是他的终身,却从下个礼拜天开始,跟她再也没关系了。

心脏猛烈的紧缩,疼的厉害,就像寒冷的腊月天里,有人往冰水里浸过的手非要按在她的心上取暖,悦悦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想要缓解这突如其来的闷痛感。

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哪怕只是敷衍客套的祝福……可是悦悦的喉咙像是被千百斤的棉花给堵上了,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悦悦想要逃走,就当没听见这句令她绝望的话,她的眼泪快要落下,可是她不想在楚一航面前软弱。然而悦悦的双腿虚浮无力,连支撑着自己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在长达一分钟的沉默里,她只是僵直着身体呆呆的坐着,一双水润美眸瞪的大而茫然。

视线开始模糊,悦悦动了动唇,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不管是祝福哪怕是其他的任何都好,她想要找回自己的声音,她想要若无其事的……

楚一航也不期望能得到悦悦的祝福,如果真的那样,他会比死更难受的,如果可以,他希望悦悦能骂他怨他,至少那能证明悦悦还在乎他的。

可是等了许久,这短短的一分钟竟让他觉得长过一个世纪。

于是,楚一航主动站起身,转身道,“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就在楚一航转身之际,悦悦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她慌乱的擦着眼睛,低着头突兀的拒绝,“我还有事……”

说完,还没等楚一航回头,悦悦就朝着相反的方向跑了,就连放在咖啡桌上的纸箱也没有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