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泪流满面

泪流满面

楚一航回头,看到的仅仅是悦悦仓皇而逃的背影,他看了一眼桌上的纸箱,想了想还是拿起来带走了。

悦悦真的就那么讨厌他,那么怕他吗?他又不是什么吃人的洪水猛兽……楚一航愤愤的想道。

悦悦不停地跑着,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上奔跑,一直到跑的气喘吁吁,再也看不见那家咖啡屋,再也看不见楚一航……才无力的停下。

悦悦跌坐在路旁,来往的行人都投以怪异一瞥,没有人停下匆匆脚步。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太阳已经隐去,天空雷声大作,阴沉沉的让人心头压抑不已。

悦悦失魂落魄的蹲坐在路边,完全不顾路人奇怪的眼光,也不管突然咋变的天气。

一直到豆大的雨点砸下来,悦悦都不见有什么反应,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

艾瑞克烦躁的拄着拐杖在病房里走来走去,直转的别人眼晕。

“哎呦,我说宝贝啊,你能不能别转来转去了,你的腿不方便,你就老老实实的坐一会儿成吗?”江夫人也不知道自己儿子今天是怎么了,跟吞了火药似的,脾气大的吓人,刚刚把换药的护士还给骂哭了,这会儿又焦躁的在这走来走去,也不怕再给伤了腿。

“妈,你回去吧,别管我了。”艾瑞克没好气的低吼。

“哎,今天护工请假,我再回去了,一会儿你若想嘘嘘怎么办?”江夫人瞪了不孝儿子一眼,直言不讳的说着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尴尬事。

“哎呦,我的妈,你看我柱个拐杖不是就行动方便了吗?”艾瑞克此刻没心情开玩笑,一大早他就签了悦悦的辞职同意书,这会儿那臭丫头该是已经离开公司了吧?

“不行,厕所那么滑,万一你要是再摔了……哎呦,我这乌鸦嘴,呸呸呸……”江夫人说着觉得不对劲,马上打住,连连拍打自己嘴巴。

“好了,妈,你能不能让我安静一会儿。”艾瑞克烦躁的冲着江夫人嚷嚷,心里因为牵挂着悦悦理智的事情觉得压抑,看什么事情都不顺眼不爽快。

“哎,我一直很安静的坐在这里啊,是你自己的心不安静嘛。”江夫人见自己儿子真生气了,便识相的闭嘴,可是安静片刻之后还是忍不住小小声的抗议。

“你……”这音量不大不小正好传到艾瑞克的耳朵了,他恼羞成怒的瞪着自己的妈妈,又不能真的朝她发火,像刚刚骂那个小护士一样的把她骂哭。

江夫人这会儿真不说话了,不过她还是得意的笑着,并且还很不怕死的无声挑衅自己暴躁的儿子。

“我要出院!”艾瑞克满腔的怒火不知该如何发现,心里那不断扩大的空虚折磨的他烦躁不堪,终于受不了的大声宣布。

江夫人被艾瑞克这突然的决定吓了一跳,她马上起身,“儿子,你的伤不能乱动,这想要出院还要等上半个月……”

“我不管,我就要出院!”艾瑞克无视江夫人苦口婆心的劝阻,一意孤行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