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陈思雨的真正目的1

... 陈思雨的真正目的1

“哦,这样啊,一航之前是有跟我说过今晚要陪客户吃饭,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晚。”陈思雨脸上一僵,不过很快恢复笑意,她放下茶杯若无其事的说着,假装没听懂楚卫民话里的不善。

“男人做大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一航在外面做事已经很辛苦了,你要多体贴他的难处。”楚卫民敛去不悦,沉沉开口。

突然觉得眼前的棋局失去了吸引力,楚卫民起身伸了懒腰,“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也要睡了。”

楚卫民说着,走到书桌前,打开抽屉取出两罐药,各取了两颗就着桌上的水喝下。

“楚叔叔,你身体不好吗?”陈思雨自讨没趣,正准备离开,走了两步看见楚卫民吃药又停下,好奇的询问。

“年纪大了,总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没什么大碍。”楚卫民避重就轻的答道。

其实他血压一直居高不下,肝动脉硬化,所以需要长期服药以控制病情,但是这些他都不愿意对一个外人讲。

“嗯,那楚叔叔你早点休息吧,晚安。”陈思雨听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例行道了晚安就离开了。

陈思雨回到自己的房间,动用关系到楚卫民就诊的医院了解到了楚卫民的病情,一个恶毒的念头忽然在她心底冒起来。

楚一航跟悦悦一夜未归,陈思雨本想第二天到公司直接找楚一航本人问问到底怎么回事的,而是到了公司从金秘书口中得知,楚一航一大早已经打飞机去香港了。

“楚总跟谁

一起去的?”陈思雨不死心的追问,楚一航昨天明明跟她说要今天下去才出发的。

“就楚总一个人。”金秘书一板一眼的回答,说实话她并不喜欢这样不可一世的妖艳女人。

“好的,我知道了。”陈思雨点头,就高昂着头离开,心里却在怀疑昨晚楚一航其实是跟悦悦在一起,只是她找不到确实的证据而已。

陈思雨回到自己办公室里,心里烦躁,有些心神不宁,她拨通了楚家的电话,得知悦悦没回家,去公司上班了。

心里稍稍放心,至少楚一航此时没有跟悦悦在一起,毕竟他们一个去了香港,一个还在公司上班。

中午的时候陈思雨出了公司,驾车赶往预约好的礼服店试礼服,为周日的订婚宴做准备。

等到周日那一天,她会成为宴会上的焦点,是最美丽最尊贵的女人。只要一想到那样的景象,陈思雨就抑制不住的扬起嘴角,只差一步,她就要成功了。

只要再等两天……

心情大好的陈思雨对着后视镜捋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发丝,顺带整理了一下仪容,看着镜中美丽自信的自己得意不已。

忽然,陈思雨发现身后有一条银灰色的车子一直在跟着自己,心蓦地一紧,踩下油门加快车速。

后面的那辆车子见陈思雨加速,也加快了速度跟上,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紧随其后。

陈思雨觉得身后的跟踪者似乎并没有恶意,一颗提着的心放松不少,大脑也在飞速思考,会是谁跟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