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陈思雨的真正目的2

陈思雨的真正目的2

心里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陈思雨顿时又紧张起来,这时手机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陈思雨犹豫再三还是接了起来,“喂?”

“宝贝,开那么快干什么,我们找个环境好的地方聊聊吧。”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熟悉的邪笑,是伯格无疑。

“伯格你干什么,谁让你回国的?你不怕那些债主追杀你了?”慌乱之下,陈思雨选择用怒气质问来掩饰。

“没有你的日子我每一天都食不知味,宝贝,这一次你动作太慢了,什么时候才能拿到钱?”伯格狞笑着,加快速度追上陈思雨的车子,还故意使坏在她车尾轻撞一下。

陈思雨吓的尖叫,赶紧踩了刹车停下,气势汹汹的下车来,对着也已下车缓缓走来的阴冷男人怒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说过,等我拿到钱就会跟你汇合,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们之间就算了,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伯格听陈思雨又拿分手威胁,邪笑着上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邪恶的凑上去舔了一下魅惑道,“宝贝,你知道的,如果我死,肯定也会拉着你一起下地狱的。”

陈思雨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嫌恶,她冷冷拍掉伯格的手,狠绝道,“那就乖乖去美国等我,我拿到了楚一航的一半身家就会去找你,帮你把债务坏掉,然后我们远走高飞。”

“宝贝,这么久没见,你就那么狠心的让我走?嗯?”伯格邪恶的冷笑,张口就咬在陈思雨耳后动脉处,让她既痛又痒。

伯格熟悉陈思雨身上的每一处,那个地方能更快让她动情她都了若指掌。

陈思雨咬牙,吞下闷哼声,可是身体已经诚实的做出反应,某处已经急切的在渴望了。自从回国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行两情之事,每次她主动去勾 引楚一航,奈何他都像柳下惠般毫无反应。

“你想不想要钱了?要是让人抓住,我可没钱再去赎你。”陈思雨强忍着yu望推开伯格,只要一想到楚一航……陈思雨咬牙,发誓这一次一定要彻底离开伯格这个嗜赌如命的邪恶男人。

她其实并没有生病,那些癌症什么的都是她编出来骗楚一航的,因为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重回楚一航的身边。

当年,她初出校园,遇人不淑,被这个男人的花言巧语引诱失身,刚巧楚一航出车祸,她不想跟一个残废过下半辈子,于是选择了伯格。

奈何伯格是个赌徒,他的每一次投资都在赌,这让陈思雨的每一天都过得心惊胆颤的。当年她并没有出国,而是父亲的生意遭伯格连累,不得已只能搬到其他城市避祸。

伯格并没有娶她,只是把她当做一个发泄的工具,一个呼之则来呼之则去的地下情人。这五年来,她却始终脱离不了伯格的掌控,因为伯格手里还握有爸爸贪污犯罪的证据,为了不让年迈的父亲老来入狱,她只能忍,一次又一次的忍。

这一次,伯格的重大投资失利,于是陈思雨建议让她回到楚一航身边骗取一笔钱给他还债以借机逃离伯格这个变态恶魔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