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中风6

... 中风6

“一航哥,等等我,我要也去医院。”悦悦心头划过一丝受伤,可是眼下没有时间给她时间伤心,她忙跟出去,出声唤住楚一航的脚步。

“那快一点。”楚一航脚步一滞,随即又快速朝前走去,按下手中的车钥匙上的电子锁,车库里的车子发出“啾啾”的声音。

悦悦心里担心着楚卫民,又对陈思雨感到愧疚,匆匆转进车里,一路上心思纷乱复杂,并未怎么跟楚一航说话。

两人匆匆赶到医院,楚卫民还没有出手术室,悦悦留在手术室门外,楚一航则去了外伤科看陈思雨。

“一航,你终于回来了。”陈思雨一见到楚一航就哭着扑上去,可是左手脱臼刚接好,不太能动,所以只是伏在楚一航怀里嘤嘤哭泣。

“怎么会弄成这样?”楚一航皱眉看着陈思雨受伤的左手,以及额头的一片很深的擦伤。说不愧疚是骗人的,就在一个小时以前,他还在绞尽脑汁的想怎么跟陈思雨说分手的事情。可是他在想着如何抛弃她的时候,她却顶着自己失约订婚宴的委屈为了爸爸的事情奔波劳累,还出了交通意外。

“楚叔叔突然晕过去了,我找不到你,我害怕,一时心慌,开车的时候没看清就撞上半路窜出来的卡车了。”陈思雨似乎吓坏了,说话有些断断续续,语无伦次的。

“没事,我回来了,爸爸也会没事的。”楚一航无力的闭上眼,虽然口中安慰着陈思雨,心里却觉得很累很累,面对这样的陈思雨,今生注定他跟

悦悦没有机会了。

什么都没说,可是心里已经有了抉择,五年前他已经跟陈思雨错过一次,而让她受尽委屈和苦楚,所以这一次,他说什么都不能再让她伤心委屈了。

所以今生,注定只能和悦悦无缘。

“我打电话……怎么都打不通,我找不到你……”陈思雨像个受了惊吓和委屈的孩子,在楚一航怀里哭得稀里哗啦。

“别哭了,我在香港出了点事,卷进了帮派械斗,几经周折才顺利回来,手机和行李都弄丢了。”楚一航将这三天来遇到的惊心动魄三言两句一带而过。

“出事?帮派械斗?”陈思雨猛的抬头,细细的看向楚一航的脸和身上,这几个简单的词都是多么严重强烈的词啊。“你有没有怎么样?”

楚一航的脸上有擦伤淤青,嘴角也破了,身上还不知道有多少伤呢。

“没事,只是受了点轻伤,让你担心了。”楚一航拉住陈思雨,阻止她的检查。

“吓死我了,你要是有个意外我怎么办啊?”陈思雨故意说着这些煽情感性的话让楚一航心软,其实她是一路上心绪不宁,担心楚卫民清醒过来将她的秘密全都抖出来,才会不小心跟旁边的卡车追尾想擦。

“我不会有事的,我答应你,以后不会让你担心了。”楚一航保证道,一开始他跟悦悦在一起不想被人打扰,所以手机几乎出于关机状态,到后来……出事之后,就算想打电话也没机会了,所以让陈思雨白白的担心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