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中风7

... 中风7

“还有楚叔叔,他怎么样了?醒了吗?”陈思雨这一个问题问的小心翼翼,心里既紧张又不安。

“还没出手术室。”楚一航说到这个俊脸一脸黯淡。

“那我们赶快过去看看吧。”陈思雨着急想知道楚卫民的情况,便殷勤的催促。

“你的伤……”楚一航迟疑的看着陈思雨手肘上厚厚的纱布。

“只是骨骼错位,已经牵引回来导正了,过几天自然就会好的,还是楚叔叔的身体比较重要。”陈思雨懂事的朝楚一航一笑。

用没受伤的右手主动牵住楚一航的手,“走吧。”

楚一航没再开口,说实在的,他心里也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上下不安,心里非常着急想知道楚卫民的情况。

两人快步穿过医院的长廊,从外伤科走到手术室,深夜的医院里,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安静的表象下有种压抑的沉默。

楚一航牵着陈思雨,走过长廊,远远的就看见手术室门外那一抹瘦弱的身影,在靠着以臣在抹眼泪,而以臣正在小声的说些什么安慰她。

心头划过一丝不悦,胸口闷闷的,胃里面冒起一连窜酸酸涩涩的气泡,直呛得喉咙发疼。

手猛的攥拳,连抓疼陈思雨都不自知,此刻他满腔的愤怒,有种想要冲过去把两人分开的冲动,或是狠狠的扁以臣那个小子一顿。

陈思雨被抓的很痛,皱起了眉头,眼睛顺着楚一航视线的方向看到悦悦和以臣正亲昵的凑在一起说这话,当下对楚一航这种失常反应的了然。

他们这三天果然在一起,失踪的时候一起失踪,回来也同时出现。陈思雨的心被嫉妒啃噬,心里充满对悦悦的怨恨。

嫉妒,让陈思雨的眼中一闪而逝一抹狠戾。

很快,陈思雨收拾好情绪,用故作无辜的轻柔声音嗔怪,“一航,你抓疼我了。”

一句话,让楚一航回神,马上神经质的松开陈思雨的手。

这句话,让悦悦和以臣也迅速回头,悦悦看到楚一航快速缩回握着陈思雨的手,眼中闪过失落和难过。

“堂哥。”以臣站起身,心疼的看了一眼悦悦低头掩饰她的伤心,对着楚一航对头算是打招呼。

楚一航若无其事的走过去,淡淡的问楚卫国,“二叔,爸爸怎么样?”

楚卫国哪管孩子们的心里在想什么,他也累了,疲惫的开口,“还没出来呢。”

他看到自己儿子一见到悦悦又像狗皮膏药一样的黏上去,心里已经不快了,眼下那狐狸精一样的妖媚陈思雨又去而复返,更让心生烦躁,所以连带的说话的语气也不好。

楚卫国一直是暴脾气,直来直往的人,生性古板,说一不二的人,所以见不得那些狐媚的喜欢耍手段的女人,所以今晚一航的订婚宴也没去。

“医生呢?”楚一航淡漠的嗓音听不出来他对父亲的担心和着急,只有对医生们效率的不满。

“堂哥,医生们都在里面,都在尽力抢救。”以臣看了楚一航的态度也微微皱眉,只是他没有谴责,而是好脾气的给他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