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恢复清醒2

恢复清醒2

悦悦听了院长的话对楚卫民的病燃起了希望,如果可以,她希望上天能给她一次机会好好孝顺楚卫民的。当年她得知妈妈的病情匆匆从巴黎赶回来,可是仍旧没能留得住妈妈,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和悔恨,所以如果这一次有机会,她会好好珍惜这份天赐的缘分和恩情。

“以臣,你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忙了好一会儿停下才发现已经饥肠辘辘了,悦悦吃着以臣热好的饭菜,后知后觉的问道。

以臣收拾垃圾的动作一顿,他随即若无其事道,“我就是过来看看大伯的病情有没有气色。”

“哦。”悦悦咽下口中的菜,并没多想。

之前对于跟以臣之间的一段感情,虽然她才是那个被放弃掉的人,但是因为无心,所以不伤,也不痛。

再见面时能笑靥如花坦然面对,不曾真正爱过的人,是不会觉得尴尬难以适从的。

悦悦忘记了,以臣是那个爱过的,付出过真心的人,并且到现在还难以忘怀,虽然爱情是被自己的至亲扼杀,可是他到现在面对悦悦还难以平静。

悦悦越是坦然淡然,他就越是难过压抑。

但是以臣不想对悦悦说自己有多爱她心里有多苦,有些事情是他没做好,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徒劳的坚持只会伤害悦悦,那他在背后默默的支持悦悦守护悦悦又何妨?爱情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事情,他不能因为自己喜欢自己爱,就让对方也爱他,就让身边所有的人都要接受他的爱,这是不现实的。

以臣收好垃圾,对着悦悦温柔道,“你先吃,我把垃圾拿出去。”

“嗯,好。”悦悦含糊不清的点头。

悦悦一直把以臣当哥哥,虽然曾经也试着接受以臣的爱,可是毕竟缘分不够。这份感情也曾带给她伤害和难堪,可那都不是以臣故意的,谁都不是故意的,悦悦能很轻易的原谅这种无奈的伤害。

以臣出了病房把垃圾扔进走廊尽头的垃圾桶,这时手机响起,他一看电话号码就皱起眉头,在外面等着手机铃声自己停止才关掉手机回到病房。

“以臣,你怎么去那么久?”悦悦问,“我把碗筷洗了,还有,我切了一些水果,你要不要吃?”在悦悦眼里,以臣永远是跟家人一样重要的朋友,虽然不是最重要的,但是跟空气一样,无法忽略。

“好啊,我先去洗手。”以臣爽朗一下,把所有的忧伤收敛起来,悦悦要操心的已经够多了,他不能再让她为自己操心。

以臣吃了水果,又陪着悦悦说了一会儿话才离开,没过多久家里的司机送吴伯过来,今晚他跟悦悦换班,悦悦坐司机的车回家了。

悦悦回到楚家已经快十点了,她上了楼在经过楚一航的房间时,听到里面传来暧昧的喘气声。

原来楚一航的房间并没有关上,还留了一道门缝,灯光透出的地方是楚一航和陈思雨相拥投在地上的交叠影子在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