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恢复清醒3

恢复清醒3

悦悦的瞳孔急剧的收缩,她下意识的就想藏起来,不想被他们发现,跟不想听见他们的声音,不想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捂上耳朵,逃也似的回到自己房间,悦悦流着坐在地上,捂着心口的方向发呆。

她知道,这一天逃不了的,总有一天楚一航也跟跟陈思雨做跟她做过的一样亲热的事情,总有一天,楚一航会娶陈思雨为妻,会让陈思雨怀孕,会跟陈思雨做所有跟她一起做过的亲密或恩爱的事情。

可是只要没看见,悦悦就可以装作一切都不会发生,她可以装聋作哑,她可以自欺欺人,告诉自己楚一航永远是她一个人的。

但是,这一切的伪装和幻想在刚刚那一刻全部破灭,悦悦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这个时候,楚一航一定会热情如火的吻遍陈思雨全身吧?不,或许已经到了下一步,或许陈思雨已经在一航身下婉转承欢了。

楚一航会再度爱上陈思雨吗?会忘记她吗?会在动情的时候喊谁的名字?

悦悦狠狠的咬唇,不,不能再想了……再想下去她就要发疯了。

可是思想却不受控制,越是抑制就越是往那方面胡思乱想,悦悦发狂的不停抓自己的头发,不停地打自己的脑袋。

一个人在为另一个人伤神痛苦的时候,往往那个人一无所知。悦悦觉得自己很懦弱,爱的时候不够勇气,分开了却又无法忘怀,所以暗自伤神是活该。

楚一航轻轻的推开已经动情迷离的陈思雨,俊美的脸上一点都没有被陈思雨的主动献吻有所牵动情绪,他淡漠的开口,“很晚了,回去休息吧。”

刚刚陈思雨来房间找他,说是想跟他谈谈,结果又莫名的撞进他怀里然后含羞带怯的让他问她。楚一航对陈思雨心存愧疚,再说了,一个未婚妻要求自己的未婚夫这么做,似乎合情合理并不过分。

于是,他低头轻吻,却不想陈思雨大胆的伸出舌头……

一个轻轻的晚安吻就演变成了**似火的激缠,可是连他自己都意外的是,他的身体居然没有任何反应,似乎从香港回来之后,他的这具身体就只属于悦悦了,只有在面对悦悦时才会产生反应了。

陈思雨咬牙,没想到她都这样主动了,楚一航还是无动无衷,可是他都拒绝自己了,再继续纠缠,只会让他生厌。

表面上挂着浅浅的优雅笑容,陈思雨心里愤恨不已,“那好,晚安。”

挥了挥手,陈思雨装作非常潇洒的步出楚一航的房间。

本来她打算趁着今晚家里无人,主动扑倒楚一航的,继而勾起他的回忆,勾起他对自己身体的兴趣。他是个男人,只要她主动一点,就不怕他不上钩。可是结果却令她非常没面子,没想到楚一航居然能那么冷静淡然,就连她自己都快迷失了,他还一点冲动都没有。

心里正羞恼难堪,陈思雨眼尖的发现房间外的走廊有一道影子在前移,这个时候像做贼一样轻声轻脚回家的除了悦悦还能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