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出现护花使者2

出现护花使者2

“对哦,真的是谢谢你,这次幸亏有你。”悦悦是真心的道谢,却不知道身边有个人听了心里酸溜溜的。

楚一航恼怒的瞪了一眼只顾埋首讲电话的悦悦,这女人,真是不可爱,居然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对着除他以外的男人说话。

以臣但是淡淡的笑着看着悦悦,温润如玉的样子,只要悦悦高兴,比什么都重要。

“我可不要口头的谢,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谢法,你考虑好了吗?”艾瑞克松了松领子,虽然说的故作轻松,实在内心紧张的要命。

“这个……”悦悦迟疑的看了一眼冷淡没有表情的楚一航,有些尴尬也有些心虚,不由的压低声音,“回头再说好吗?”

艾瑞克心一沉,紧张道,“你不同意?”

“也不是,我……”悦悦一紧张,也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楚一航面前跟其他男人谈情说爱还真的让她吃不消。

“不是?”艾瑞克眼睛一亮,已经沉到谷底的心又重新燃起希望,“那你的意思是同意喽?”

“不,我……是……”悦悦紧张到舌头打结,头皮发麻,艾瑞克非要在电话里讨论这么要命的话题么?

“到底是是还是不是?”艾瑞克的心被吊在半空,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卡的难受极了,口气也不免急了起来。

“我们见了面再说吧,这件事在在电话里说不清楚。”悦悦被艾瑞克嚷的吓一跳,快速的说了一句就把电话掐掉。

“喂,喂……”艾瑞克没得到切实的答案,心里堵得慌,只能对着被挂断的电话干瞪眼。

“呵呵。”悦悦收起手机干笑两声,“艾瑞克就爱开玩笑。”

对上楚一航深不可测的瞳眸,悦悦一阵心虚,她别过脸,“不知道二叔有没有劝住爸爸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好吧,她是鸵鸟,所以决定缩在壳里。

以臣淡淡一笑,“悦悦,你在紧张什么?”

“我哪有……”悦悦下意识的就反驳,眼睛左右飘忽,就是不看朝楚一航的方向看。

这时以臣的手机响了,他看到来电皱了一下眉头,没有接起。

可是铃声还是不厌其烦的响着,悦悦好奇道,“你怎么不接电话呀?是谁呀?”

以臣待人一向温和有礼,很少看到他的脸上会出现这种不耐烦的表情,所以才会引得悦悦如此好奇。

“没什么事,就是一个卖保险的,老是打来骚扰我。”以臣显然不愿多提,随便找了了烂借口。

“是吗?不会是你的桃花债吧?”悦悦显然也是不信,就随口开了个玩笑。

谁知,竟惹得以臣脸色变了又变,几度欲言又止,最后只是无奈的摇头一笑。

以臣的手机铃声停下了,可是过了三秒又重新响起来。悦悦打趣,“看来这个卖保险的还真是执着。”

以臣对着悦悦宠溺一笑,随即拿着手机走到远一点的地方接通,压低声音,“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烦不烦?”

说着,还回头朝着悦悦的方向看了一眼,听不见他说了什么的悦悦回他一个暧昧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