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杀机1

杀机1

以臣一惊,收回视线,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受在蔓延。

“我在医院大门口,你下来接一下呗。”一个爽快的女声从手机那头传来。

“你来医院干什么?”以臣咬牙切齿的对手机那头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怒道。

“来探望病人啊。”对方完全无视以臣的怒气,理所当然的回答。

“你探望病人打我电话干什么?”以臣的眉头锁的死死的。

“我来探望咱大伯,可是我不知道在哪个病房,当然要问你啦。”对方显然把自己当成了楚家人了。

以臣对于她的这种认知觉得深深的无力,他已经够冷漠,对她够凶了,也不知道这女孩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谁让你不请自来的?”以臣的语气又开始变的恶劣,他并不想让悦悦知道家里给他介绍了一个家世相当的女人相亲。

“我都到了,赶紧说呀,我可不想把大门给堵了。”女孩说话大大咧咧,做起事来也是风风火火的。

“你回去,别来添乱了。”以臣断然拒绝。

“哎,你个大男人,怎么做事婆婆妈妈的,你要不告诉我,我可打电话给叔叔啦。”女孩显然不是省油的灯,还有一种越挫越勇的韧劲,之前显然也被以臣拒绝的很习惯了,但是她百折不挠的勇气显然比以臣的固执更高一个级别。

“你……”以臣气结,最后只能无奈的把具体位置告诉她,因为他绝对不怀疑女孩会像她威胁的那样说到做到。

收起手机,医院的大门口,一个俏丽的短发女孩对着阳光灿烂一笑,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耶,搞定!”

“以臣哥,难道真的是惹了桃花债?”以臣对着手机发愁,身后传来悦悦弱弱的揶揄声。

“不是。”以臣快速将手机塞进口袋,语气僵硬的吐出两个字就匆匆离开。

悦悦没趣的摸摸鼻子,“难道是吃了火药?”

自始至终都事不关己站在一旁的楚一航见悦悦这个迟钝的模样不禁摇头,这丫头实在天真,她心里释怀了,不代表别人也跟她一样没心没肺啊。

忽然想到或许有一天自己也会跟今天的以臣一样,心痛烦躁,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刚刚那一通电话,看悦悦吞吞吐吐的态度,如果没猜错,肯定是艾瑞克提出来让悦悦做他女朋友的要求。

想到这里,楚一航深邃的眼眸一片阴霾,俊脸阴沉的可怕。

陈思雨一走出医院的大门就迫不及待的打电话给伯格,楚卫民醒了,看他刚刚的反应,肯定是记得昏倒之前;两人的对话的。

虽然他现在还不能说话,可是以后呢?就说不定了……

怎么办?怎么办?难道她一切的努力就真的白费了吗?

陈思雨一下子就担心的六神无主了,电话那头伯格不正经的声音传来,“喂,宝贝,你终于想起我来了?”

“怎么办?那老家伙今天醒了。”来不及骂伯格的懒散不正经,陈思雨着急的将这个即将毁灭一切的消息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