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杀机5

... 杀机5

楚卫国喜欢白琴直来直往的单纯性子,也笑着附和,“是,我已经认准你是我们家的儿媳妇了。”

“看吧,看吧,咱家的事叔叔说了算。”白琴得意的朝着以臣抛了个媚眼,看的以臣心中抽搐,一阵无语,这个女人的脸皮真是厚的堪比城墙。

“原来是这样,以臣哥,琴子可是个好女孩,你一定要珍惜。”悦悦也帮着白琴说话。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以臣虽然告诉自己要想开,可是悦悦无心的话还是让他心中一阵闷痛。

傻女孩,我爱的人自始至终都只是你,可是你却叫我珍惜别人。

“嗯。”以臣淡淡的应着,真是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

“悦悦,你真好,原来大家都是亲戚。”白琴笑嘻嘻的搂住悦悦的肩,“对了,咱们进去看大伯吧。”

“好。”悦悦也自然的挽着白琴的手臂。

以臣跟在两个女人身后,心想,谁跟这个白痴女人是亲戚啊。

也不知道楚卫国是怎么安抚楚卫民的,两个人谈了一会儿之后他果然就平静下来了。白琴是个很会活络气氛的人,大家都被她逗得很开心,就连楚卫民也露出僵硬的笑容。

大家待了一会儿,看得出来刚刚醒来的楚卫民累了,脸上已经露出疲态,楚卫国就带着以臣和白琴先走了。

病房里一下子又安静下来,楚一航坐在楚卫民床前,看着已经又睡着的楚卫民,忽然手机响起。

为了怕吵醒刚睡着的楚卫民,楚一航马上起身走出病房。

“喂,什么事?”楚一航皱着眉,声音冷冷的。

“少爷,家里出事了,你快回来看看吧。”电话是吴伯着急的声音,一向冷静沉稳的吴伯也会如此慌张着实令楚一航一怔。

“出什么事了?”无非就是那些佣人们的事情吧,反正爸爸跟悦悦都在医院,还会出什么大事?

“就是陈小姐,她忽然哭着跑回来了,也不知道是谁给她受气了,结果家里的佣人在拖地的时候在地上撒了水,陈小姐一时没注意就摔了,我看她疼的厉害,半天也爬不起来,可是家里的司机被派出去……这,我……”

“我马上回来。”楚一航匆匆收线,马上赶回家去。

楚一航刚走没多久,艾瑞克为了得到悦悦的答案,又颠颠的拄着拐杖跑来医院,心里被悦悦模棱两可的话弄的心浮气躁,所以特地赶过来要问个明白。

可能艾瑞克也知道要是在病房谈会吵到楚卫民休息,所以他到了医院楼下打电话给悦悦,叫她马上下来,到医院供病人散步晒太阳的草坪上来。

悦悦很无奈,艾瑞克的确帮了她很多,虽然不知道艾瑞克到底是什么心思,她真的对他一点那种感觉都没有。但是逃避是没用的,有些事情,尤其是感情的事情,一定要讲清楚,当断则断,拖拖拉拉只会伤害彼此。

跟门外护士的护士说了一声,拜托他们留意一下楚卫民,悦悦怕他随时会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