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杀机6

... 杀机6

下了楼,悦悦走出住院大楼就看见草坪木质长椅上坐着的艾瑞克,颇具艺术家气息的微卷半长头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可是却无损他的气质,清秀的脸上有一丝忧郁的气质,让不少女病人和家属暗中偷瞄他。

悦悦走到艾瑞克面前,“艾瑞克……”

艾瑞克回神回头斜了悦悦一眼,表情略显严肃,“我们交往的事,你考虑的怎样?”

悦悦犹豫了一下,停下了脚步坐在艾瑞克旁边的长椅上,眸光悠远的看着前方的草坪,阳光铺散,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万物都在复苏,只有她的心已经死寂,再也不会爱了。

过了一会儿,悦悦开口,“艾瑞克……我很感谢你帮了我们,让那些专家救醒了爸爸,可是感恩不是爱情,我没打算要经营一份感情,我很满意我现在的生活,所以,希望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也许我说的太过直白,可是我想说清楚了总比说不清好,你说是不是?”

艾瑞克的眼中闪过什么,最后淡淡的笑了一下,“悦悦,我看得出来你是个有故事的人,而我,也有自己的故事,我们这样的人不会轻易再付出感情,只想把自己的心藏在城堡里。所以,对于受过伤的我们来说,彼此是最好的选择不是吗?”

悦悦一愣,她已经想好了要坚定的拒绝艾瑞克了,可是却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就在悦悦怔愕之际,艾瑞克的双手快速地握住悦悦的肩膀,低头,柔软的唇准确无误地落在了悦悦的唇上。

他…

…他,他吻她?悦悦睁大了眼睛,僵在那里,艾瑞克的突然行为让她一时间失去了反应。

只是浅浅一吻,艾瑞克便离开,深邃的眼眸望着悦悦的眼睛,低喃,“其实你并不是讨厌我对不对?”

悦悦看着艾瑞克那双璀璨的眼睛,对他的吻竟然没有怒气和反感,只是紧张地眨着眼睛傻乎乎地质问:“你怎么可以吻我?”

殊不知艾瑞克的行为让周围多少芳心碎了一地,而悦悦却傻傻的在想,艾瑞克是怎么看出来她是有故事的人的。

艾瑞克勾唇,眼中也蔓着笑,柔美秀气的脸如星光般灿烂迷人,低低道:“哪条法律规定不可以的?”

这话说的非常无赖,悦悦一听就来气了。她恼羞成怒的挣脱艾瑞克的手,低头急急地道:“我警告你,再敢,再敢吻我,我要你好看!”悦悦说完就走,懊恼自己怎么没有挥一巴掌给他,被人亲了,不是该狠狠地反击吗,她揉了揉自己的脸,难道她已经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不要啊,她才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啊,虽然再有四五年就三十了,怕怕!

艾瑞克站在那里,清亮的眸子带着玩味看着悦悦,淡淡道:“某只笨蛋,走反方向了。”

悦悦停下脚步,看看前方,那是医院大门的方向,根本不是医院病房的方向。好晕,好糗,脑袋几乎短路了,都没有心思去计较艾瑞克的那个吻,她转身向病房方向走,艾瑞克却拦住她的路,口气霸道的开口,“楚悦悦,刚刚我们接吻了,所以你就要做我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