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杀机7

杀机7

悦悦瞪大眼睛羞恼地望着艾瑞克,“喂喂,你胡说什么?”

艾瑞克逼近悦悦,逼得她忍不住后退,“为什么你对我好像刺猬一样?”

“我没有。”

“是不是怕爱上我,所以武装自己?”

悦悦眼中都是被情伤过的落寞,却是苦苦的一笑,“你呀,你真是个自恋狂。我不需要爱情,也不想爱人,不想经营感情,艾瑞克,我们别这样了,好吗?”

艾瑞克伸手握住悦悦的肩膀,顿了一下道:“如果不爱,那么找个疼你的人。你出来有一些时间了,回去吧,我走了。”

被人疼,被人珍惜,捧在手心里呵护,有谁不想要,可是,越是捧着,越是疼着,被摔在地上的时候越痛,她已经承受不起。

“再见。”

“再见。”

轻轻道别,各自走上目的地。

悦悦的手拂过自己的唇,心里又纳闷,刚刚的艾瑞克表现的一点都不想同性 恋的样子,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都很迷人……

一切都乱了,悦悦原本以为只是艾瑞克的一句玩笑话,或者是身为同性 恋的艾瑞克需要用她来做挡箭牌,这样就不会被别人怀疑姓取向问题,也不会被家里催婚。可是现在看来,一切只是她一厢情愿了,艾瑞克突然变的让她觉得好陌生。

思绪翻飞,悦悦慢慢往病房的方向走,出来也半个多小时了,不知道爸爸醒了没有,想到这里,悦悦就加快了脚步。

可是悦悦刚走到楚卫民病房的那一层,就有护士慌慌张张的朝她跑来,整个楼层都闹哄哄的,护士医生奔走之着,其他病人也探出头来看热闹……

悦悦忽然心一沉,有种不祥的预感瞬间袭来。

果不其然,那迎面而来的小护士一把抓住悦悦的手,急的满头大汗,“不好了,楚老先生不见了……”

“什么?你说什么?”悦悦大惊失色,伸手揪住护士的衣襟着急的追问,没有控制好力道,失控抓痛了小护士。

可是小护士理亏在先,之前悦悦走开一会儿有特地交代她照看一下病人的,她却打个盹睡着了。等她醒来去查房的时候,发现病人已经不在病**了,这是她的失职。

小护士吃痛的皱着脸,“对不起,我去查房的时候,发现门开着,可病人已经不在**了。”

“这怎么可能呢?我爸爸才苏醒,现在还行动不便,是绝对不会自己离开病房的。”悦悦只觉得天快塌了,这个消息绝对是个噩耗,身体还不稳定的楚卫民肯定不会是自己离开的,那么……

悦悦心中一片惶然,是她没有照看好爸爸,是她弄丢了爸爸……

大家得到楚卫民失踪的消息赶过来时已经是半个多小时后,不过医院发现楚卫民失踪后已经第一时间封锁了各个通道和出口了。

“怎么回事?”楚一航一进来,就看见悦悦哭成个泪人坐在一边。

“呜呜……都是我不好,我才出去了一下,结果回来爸爸就不见了。”悦悦一看见楚一航,一颗紧张的心顿时安心不少,只要楚一航在,就一定不会有事的,爸爸一定会找回来的,悦悦是这样安慰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