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杀机9

... 杀机9

可是现在楚卫民不是死了,而是失踪了,这其中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是时间太短吗?那伯格把楚卫民带去哪了?伯格会被大家抓住吗?真要是被抓住了他会供出自己是同谋吗?

所有的问题堆在她胸口,快要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她觉得今天在劫难逃了,老天也要亡她了。

陈思雨虽然是跟着大家一起在找楚卫民,可是心里想的完全跟大家不一样,她只抱着侥幸,伯格已经弄死楚卫民了,而伯格此刻也已顺利脱身了。

正在心里紧张不安的时候,听到电梯间有人嚷嚷,“找着了,找着了,在这儿呢。”

陈思雨一惊,快速跟着大家一起跑过去,就见电梯里坐躺着还穿着病号服的楚卫民,脸色发紫双目紧绷,不知道是死是活。

电梯里只有楚卫民一个人,没有其他人……陈思雨一步一步的靠近,看着楚卫民死寂般的脸越来越清晰的呈现在自己面前,陈思雨的心一点一滴的恢复冷静,心跳也恢复正常速度。

事情,成了?

楚一航拨开人群冲过来,经过陈思雨的时候重重的撞了她一下,差点把陈思雨撞倒在地,可是眼里一心只有楚卫民的一航根本容不下其他了。

“爸爸……”轻轻的,颤颤的,饱含了已经疏离了很多年的父子亲情,也倾注了所有世上最复杂的情感,在恐惧的带领下,听的让人心酸。

伸出颤抖的手指在楚卫民鼻下一探,

微弱的几乎感觉不到,终于惊恐崩溃,不顾形象的大喊,“爸爸,爸……来人,来人……”楚一航的眼泪不自觉的落下来,他弯腰一把就把已经消瘦不堪昏睡过去的楚卫民抱起来,像抱一个初生的婴儿一般,急急的跟着开路的医生送往手术室抢救。

“爸爸,爸爸……”悦悦急急的跟在楚一航身后,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慌不择路跌跌撞撞的跟着,如果爸爸这一次有事,她一定会恨死自己的。

有什么事情就在病房讲好了,她为什么要离开啊?还离开这么久?都是她的责任,没有看护好爸爸。

悦悦并不知道,就算今天艾瑞克没来找她,她也会被伪装成医生的伯格支开的。

而得之楚卫民这一次凶多吉少的陈思雨却安心不少,趁着没人注意,悄悄给伯格发了条短信,让他这一段时间藏起来,行事低调一点,等风头过后再出来。

做完这一切,为了不留痕迹,还谨慎的将短信记录和电话记录全都删除了。

听闻楚卫民失踪,去而复返的楚卫国带着妻子这才赶过来,焦急的等着电梯,一路上张兰亭抱怨这抱怨那,楚卫国听的不耐烦,严厉的训斥了她几句才住嘴。

这时电梯到了,张兰亭急急的冲进电梯,谁知这时电梯里冲出一个体格强健的男人,差点把张兰亭撞到。

那男人似乎很急,撞了人也没道歉,只按着本来就压低的看不清脸的鸭舌帽,低着头快速冲出住院大楼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