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杀机10

杀机10

楚卫国皱眉,因为这鲁莽男人的无礼还特地的多看了他一眼,可是除了看到后颈上的蛇形纹身之外,什么都没有看到。

“老头子,你不是很急么,能不能快点,我可关电梯门了。”张兰亭站在电梯里拍了拍乱了的衣服没好气的催促楚卫国,他这才回头,沉默的走进电梯。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来不及杀人就带着楚卫民一起逃离,却发现出口被封锁无法逃脱,只能扔下楚卫民一个人离开的伯格。

伯格一直直接冲出医院的大门,找到停在偏僻角落的车子,跳上车,启动,一溜烟的跑了。

毕竟是第一次杀人,说不害怕紧张是不可能的,伯格一路驾着车子夺命狂飙,一直逃到几十里以外的地方才平静下来。

颤抖着手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几大口,尼古丁进入大脑,有一瞬间的缺氧,伯格一直喜欢这种极致的窒息感,可是今天却很不安,很不舒服。

不知道楚卫民死了没有,刚刚扔下他离开的时候他的脸色就跟死人差不多了,呼吸也几乎感觉不到。

本来以为杀人不过是头点地,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可是当他真正执行的时候,尤其在拿起针筒刺进去以为一切很快结束的时候那个人却突然醒过来,睁大眼睛瞪着你……

那一刻,伯格忽然迟疑了,害怕了,想退缩了。这是一种从没有过的感觉,就像被人掐着脖子,勒的喘不过起来,偏偏怎么努力都挣脱不开,而且越挣扎就束缚的越紧。

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决定下手,就听见小护士咋咋呼呼的说错过查房时间在冲进来了,他只能抱着楚卫民一起离开。可是各个出口都被堵上了,他带着一个无法行动的是逃不了的,于是最终他把楚卫民扔在电梯里自己逃了。

一直到抽完五根烟,伯格的情绪才从那种死亡恐怖中缓过来,他是个天生的赌徒,为了赌可以牺牲一切甚至生命,可是这一刻,他忽然感悟,生命很重要,活着很好。

谁也没有权利去剥夺别人的生命,谁也不能去妨碍别人的人生。

小小的车厢内烟雾缭绕,充满烟草的味道,伯格打开车窗,清新的空气随风吹来,带走那些有害的气体。

伯格忽然觉得,其实他也可以这样,只要他愿意放手,人生还有无数种可能。

掏出手机,伯格想告诉陈思雨,说愿意放弃一切,他爱她,他想带着她一起回美国。

手机里有一条未读短信,是陈思雨发来的,让他暂时躲起来低调行事,伯格看完脸色大变。

楚卫民真的死了?

一颗想要重新开始的心,下一秒就跌入万丈深渊。

楚卫国带着张兰亭赶到手术室门外的时候,楚卫民还在手术中,不知道生死。

“怎么回事?怎么会搞的这么严重?到底是谁做这种恶毒的事情看见了没有?”楚卫国一连问了三个问题。

可是,这些问题都没有答案。

悦悦流着泪责怪自己,“是我,都是我没有照看好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