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你不是我的幸福1

你不是我的幸福1

张兰亭冷哼,“我就猜到是你这个扫把星闯的祸。”

“婶婶,请注意你的措辞。”楚一航见不得悦悦受委屈,他淡漠的出声维护悦悦,“还有请你保持一个长辈该有的资格,不要说这些无聊的话,让外人听了取笑我们楚家没家教。”

“你……”张兰亭刚想反驳,可是看到楚卫国适时的狠狠瞪了她一眼,马上又识时务的闭上嘴巴。

“大家都别这样,悦悦也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有事离开一小会儿,再说了已经护士帮忙看着了,是那小护士渎职了。”陈思雨心里是最开心放松的,所以故作贤良的劝道。

张兰亭轻轻一哼,别过眼去,不再跟悦悦一般见识。

陈思雨的话表面上虽然是在替悦悦说话,可是暗地里却将楚卫民出事的责任全都赖在她头上,果然楚卫国听后不满的朝着悦悦质问,“是你离开了才造成大哥失踪的?”

“是。”悦悦点头,犹挂着泪痕的小脸充满懊悔自责。

“你居然把一个昏迷刚醒的病人想给毫不相干的护士照看?你有脑子吗?我之前还觉得你是个懂事孝顺的孩子,看来你的孝心也不过如此。”

“我……对不起……”悦悦低下头,她不觉得被骂的委屈,相反,这个时候狠狠的骂她一顿反而会让她觉得好受一点。

“现在说对不起还有什么用。”楚卫国没好气的斥责。

“算了,二叔,这个时候只要爸爸没事就好,其他的就不要去追究了,因为追究了也一点意义都没有了。”楚一航淡淡的开口,适时的替悦悦解围。不过一航一向对这个威严的二叔还算尊敬,所以说的话不会太过分的严厉不中听。

楚卫国觉得一航的话有道理,而且在外面,他身为一个长辈,怎么如此没有气度,于是就适可而止,只是对着悦悦不满意的冷哼一声,也就不再开口了。

“一航呀,你还真是护短,今天要是换了我们家的其他人在看护老大,这会儿不知道要被你责罚成什么样了。”张兰亭故意当着陈思雨这么说的。

“够了,你不要乱插嘴。”楚卫国及时喝止。

有些话,不是该她说的,有些话更是不该说的。

于是,大家不再开口,安静的等着楚卫民的最新消息。

陈思雨忽然感觉手机震了一下,心里有些着急,急于想知道是不是伯格发来的信息,坐立不安的等待了三分钟,她还是熬不住跑去厕所翻开手机。

没想到,看到的居然是伯格说要去警局自首的消息,说他愿意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看到这一信息,陈思雨又开始淡定不起来了。

三个多小时过去了,终于等到手术室门外的灯关上,还昏睡着的楚卫民被推了出来,不过脸色到是缓了过来了,没有之前的那么恐怖了。

“爸爸……”悦悦双脚虚浮无力,已经没有了上前的勇气。

楚一航快速迎上去,看到楚卫民虽然还闭着眼,不过神色已经好看了一些,一颗紧张不安的心稍稍放下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