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我们结婚吧8

... 我们结婚吧8

“这,咳咳……”中年人有些尴尬,小小声辩解,“我不是看他们俩你侬我侬么,要是在那种关键时刻打断他们说不定他们才会怨我。”

“哈哈……”中年人的一句话,逗得大家都笑弯了腰。

“行行行,你有理,赶紧带他们去医院吧。”胖大婶也笑的乐不可支。

悦悦这下真是羞得满脸通红,就差钻地缝了。

两人被中年人送附近的医院了,幸运的是艾瑞克居然什么事也没有了,只有手掌和膝盖处有轻微的擦伤,真是菩萨保佑。

“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要不楚叔叔该担心你了。”艾瑞克温柔的看着悦悦,她的小脸到现在还是红扑扑的,真可爱。

“嗯。”悦悦低着头,细若蝇蚊的应道。

悦悦回到家已经超过十一点了,楚家一片漆黑,大家都休息了。悦悦悄声上楼,本想着不要吵醒别人,却发现楚卫民还在楼上的房间等他,看到一个长辈担心自己等这么晚,悦悦很惭愧。

“爸爸,你怎么还没睡?”悦悦上前,在楚卫民轮椅前蹲下轻声询问。

“悦悦……么,后……”楚卫民艰难的开口,词不达意的感觉让他有些沮丧。

可是悦悦听懂了,她感动的眼眶有些湿润,楚卫民的意思是悦悦还没回家,所以他担心,没睡。

“爸爸,你现在身体不如以前健壮了,所以要多休息,要早睡早起。悦悦是大人了,会照顾好自己的。悦悦答应你,以后一定

早早的回家陪你,好吗?”

“哈……”楚卫民扯出一抹欣慰的慈笑。

“走,我扶您上床休息。”悦悦推着轮椅走向床,给楚卫民铺好了床褥,然后使劲支撑着楚卫民起身坐在床沿。

“沫、沫……”楚卫民出声。

他很想把陈思雨是骗子,是来骗楚家的钱这件事告诉悦悦,奈何他现在无法正常言语,这一点让他非常着急。刚刚一航回家,脸上的皆是淡然刻骨的冷漠,他说会去陈思雨为妻。

这绝对不行,可是现在大家都不能弄明白自己的意思,唯独悦悦还能猜出几分,所以也只有悦悦能帮他拆穿陈思雨的假面具了。

“嗯?怎么了?”悦悦回首,看着楚卫民有些着急的表情觉得很奇怪,“爸爸,您别激动,这对身体不好。我去放盆热水给你泡泡脚,对了,今天的药吃了吗?”

说着,悦悦就转身去了卫生间,放好了热水,将脚盆端到楚卫民面前。然后蹲下身体,将楚卫民的鞋袜脱掉,将脚按在水中,“烫吗?”悦悦一边问着,一边动作轻柔的给楚卫民搓脚按摩。

楚卫民怔怔的看着悦悦动作自然的替自己洗脚,丝毫不嫌弃自己年纪大了,双脚是否会有脚气……眼眶渐渐湿润,“悦、悦……”

“爸爸,舒服吗?”悦悦抬头,对着楚卫民灿烂一笑。

“嗯。”楚卫民轻轻点头。

“以后我每天晚上在您睡前给你泡脚,据说这样对身体恢复有很大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