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我们结婚吧9

... 我们结婚吧9

“好,好,唉……”楚卫民叹道,“可是爸爸怕累着你,也委屈了你啊。”为什么同样是他看着长大的,悦悦就这样的善良,可是陈思雨却变得这样恶毒?

“爸爸,您虽然没有给我生命,可是养育我长大,对于我而言,您就是给了第二次生命的人,比我亲爸爸还要亲,悦悦无论为您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我……”楚卫民张了张口,他想要告诉悦悦陈思雨的为人,可是看着悦悦善良真诚的脸,觉得不该把人世间丑陋邪恶的一面带给她污染她,更不想悦悦为了这事遭遇什么危险。

“爸爸,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悦悦说?”悦悦看着楚卫民今晚总是叫自己的名字,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有什么话要交代。

“不,不,咋了,睡……”楚卫民还是绝对不说了,这件事他得找一个信得过又有自保能力的人去办。

“好,你也早点睡。”悦悦笑了,她拿起放在一边矮脚凳上的毛巾给楚卫民擦干双脚,然后扶着他躺下,盖好被子,就拿着洗脚水去卫生间倒掉。

“爸爸,晚安。”悦悦关了灯就出门了。

悦悦关上门,正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去,忽然发现二楼尽头的房间透着灯光。那里是楚家的酒窖,是半敞开式的,相当于一个小型的酒吧。这么晚了那里还亮着灯光,难道楚一航在喝酒?

悦悦心里好奇,鬼使神差的就走了过去,心里

想着也或许是佣人打扫完忘记关灯了。

楚一航因为回家前看到的那一幕,无法排遣心中的苦闷,就跑到这里来喝酒,只要喝醉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要不然他一闭上眼睛就看到悦悦流着泪专注的吻上艾瑞克的情景,这种痛苦纠结的感觉快要把他逼疯了。

一杯接着一杯的灌下,楚一航已经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了,他只知道自己的心还是很痛,他还没有彻底的醉过去,所以还得接着喝。

“天哪,你这是在干吗?你到底喝了多少酒啊?你不要命了?”悦悦一踏进酒吧,就看见楚一航坐在地上猛灌烈酒,地上已经放着好几个空了的酒瓶了,都是藏窖了很多年的烈酒。

怕楚一航这么没命的喝会喝伤身体,悦悦马上冲到他面前,用力夺走他手中的酒瓶和酒杯,不准他再喝了。

楚一航其实已经醉了,醉的连人都不认了,他见有人抢他的酒,顿时发脾气怒道,“把酒还我,还我,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管我。”

这样严厉的指控让悦悦的心被狠狠刺伤,她受伤道,“我的确不是你的什么人,反正你就是玩玩我,也从没把我当过什么人。”想着今晚艾瑞克说过的话,如果一个男人真爱你,就不会让你掉眼泪,现在她好心劝他别喝酒,又被他骂个狗血淋头。悦悦心痛的想道,楚一航真的不爱她,他只是无聊时玩玩自己打发时间而已,他真正爱的人一直都是陈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