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酒后吐真言1

... 酒后吐真言1

“家庭医生回家的路上遭车祸了,肇事者不仅没有送他去医院还趁机抢劫,我看这件事是蓄谋。”楚一航沉声开口。

“什么?那人怎么样?被抢了什么东西?”陈思雨表现的非常惊讶和惋惜,她以关怀医生的口气试探楚一航。

“人被送到医院去抢救了,人还在昏迷当中,他随身携带的东西包括身上的钱财全都被抢了,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了。”

“太可怕,想不到治安社会还会有这么残忍恐怖的事情发生。”陈思雨表面装作被吓到的样子,心里却在咒骂伯格,这男人真是愚蠢,居然会想到用这么蠢笨的方法。这下好了,引起了警方的注意,以后可就麻烦了。

“医生毕竟是从我们家出去的路上才出事的,所以我让人给他们家送些钱过去应急,聊表心意。”楚一航叹了一口气。

“应该的,我想医生的家人肯定都吓坏了。”陈思雨深明大义的表示赞同。

“难得你这么通情达理,我们下楼去吧,一会儿别把这件事告诉悦悦和爸爸,免得他们心存不安。”楚一航交代陈思雨。

“好,我知道了。”陈思雨上前一步搂着楚一航的胳膊,“走吧,别愁眉苦脸,一会儿穿帮的人是你可别怪我。”

两人相携下楼,一副恩恩爱爱的模样让正在餐桌旁摆碗筷的悦悦见了心中一阵黯然,可是她暗暗给自己打气,要让自己快一点适应。事情已经成定局,楚一航终究会是别人的了

,陈思雨受了那么多痛苦和折磨,以后应该要幸福的,所以她要祝福他们,也要摆正自己的心态认清自己的位置。

她,只是妹妹了。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心情怎能无恙?

悦悦低下头去,尽量不让自己的视线触及那令她心痛的身影,她没有注意到身旁的楚卫民对她流露出心疼的表情。

“这还没成为楚家的媳妇,就已经端起少夫人的架子了,让这么多人甚至长辈等你。”听闻自己大哥身体又不舒服的楚卫国匆匆赶来探望,正巧赶上吃晚饭。

白琴回去将楚卫民身体不舒服的事情跟以臣说了,以臣担心自己大伯,就打电话给自己爸爸,楚卫国就马上赶来了。

“阿海啊,你就少说两句吧,毕竟在这儿我们也只是客人。”张兰亭坐在楚卫国旁边,贵妇的优雅气质显露无疑,她一边铺着面前的餐布一边闲闲的开口。

“二叔。”楚一航携着陈思雨下楼,淡淡的开口,而将同样是长辈的张兰亭忽视的彻底。

看了一眼身边委屈非凡却忍住没辩驳的陈思雨一眼,楚一航牵着她的手一路走到餐桌旁,“思雨有些不舒服,并不是故意端架子让大家等的。”

悦悦也看见陈思雨委屈的模样,心有不忍,摆好碗筷,主动替她拉开凳子轻声道,“坐这儿吧。”

陈思雨看了一眼无事献殷勤的悦悦一眼,并不领她的好意,只是嘲弄的勾了勾唇并不开口,也不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