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酒后吐真言2

... 酒后吐真言2

“悦、悦……来。”楚卫民开口,示意悦悦坐在他身边的位置,不要去管别人。

“这……”悦悦为难。

餐桌是长方形的,主位坐着楚卫民,左手方向依次是楚卫国、张兰亭。而右边本应该是楚一航、陈思雨,怎么也轮不到她坐到楚卫民身边。

可是如果悦悦不接受楚卫民的安排,她就要坐到陈思雨的边上,或是张兰亭的边上,偏偏这两个人都会让她感到不自在。

楚卫国看了一眼悦悦,威严开口,“悦悦你就坐大哥身边吧,一会儿就麻烦你伺候他吃饭了。”

楚卫国是除了楚卫民之外在场最有资格的人,既然他开口替悦悦解围了,悦悦也就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是,二叔。”

张兰亭倒也没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假惺惺的陈思雨发出一声轻哧。

因为楚卫民说话困难,晚饭席间只是楚卫国跟楚卫民偶尔说几句话,还算和谐。悦悦忙着伺候楚卫民,也没心思去想其他的,对于陈思雨几次故意亲昵的给楚一航夹菜秀恩爱选择视而不见。

吃完晚饭,楚卫国跟着楚卫民去了他的房间,兄弟俩谈了很久的话,也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

而楚一航就留在客厅用笔记本处理工作邮件,这让在客厅里喝茶等楚卫国的张兰亭倒也不敢太放肆,悦悦则在一旁伺候他们俩。给他们端茶递水,陈思雨因为借口身体不舒服早早的回房休息了。

悦悦,再给我倒杯茶,你在干什么,没看到茶没了吗?”张兰亭忽然不悦出声,故意刁难悦悦。

悦悦放手正在清洗的茶具,马上跑过来,“对不起,婶婶,我没注意,这茶也淡了,要不我帮你重新泡一杯吧?”

张兰亭其实也不是这么刻薄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悦悦跟以臣恋爱过之后她就怎么看都不顺眼了,总是觉得悦悦还在觊觎她的儿子,因为以臣到现在还对悦悦念念不忘,所以也不肯接受其他的女孩子,所以她把这一切都归咎到悦悦头上。

看到悦悦这样好的态度,她也刁难什么,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悦悦拿了张兰亭的茶杯匆匆跑去厨房,重新沏了一杯新茶过来,恭敬客气放在张兰亭面前的茶几上,“婶婶,你慢用,小心烫。”

“嗯。”张兰亭保持长辈特有的自以为是和傲慢,连一句谢谢都没说。

这时楚一航抬起头,看了一眼忙的不亦乐乎的悦悦和如骄傲的孔雀一般在开屏的张兰亭,淡淡开口,“悦悦,时间也不早了,你要是累了就先回房吧,我在这里等二叔就行了。”

他这是心疼悦悦,婉转的提醒悦悦可以不必伺候张兰亭这个难缠的女人,之前张兰亭跟悦悦之间的事情他也在场,所以很清楚,张兰亭对悦悦有成见所以不待见悦悦。可是悦悦现在又不做她家的儿媳妇,根本不用看她的脸色做事,张兰亭没有自知之明还对悦悦抱有莫名的敌意纯属无理取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