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酒后吐真言3

恶魔炽恋 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悦悦笑呵呵的回道,“没事,我不累。爸爸睡前要喝一些清茶,我先把茶具和茶叶都准备好了,一会儿爸爸泡脚的时候刚好可以喝茶,就不会无聊了。”

一句话,让张兰亭心里有些触动,一张刻板的脸也染上几分动容。

悦悦的孝顺,真的不是嘴上说说的,她是在用她的实际行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实践着。

张兰亭不禁会想,其实有这样一个孝顺的儿媳妇也不是什么坏事,最重要是儿子喜欢,家世什么的又有什么要紧的。

但是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以臣现在有了白琴,她很喜欢这个家世好长相好性子也好的女孩,所以想极力促成他们。

于是她主动开口,“悦悦啊,我听说……你跟白琴是同学?”

悦悦一愣,没想到张兰亭会主动跟她说话,不是夹枪带棍的讽刺而是说话。悦悦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了,她转头看向张兰亭,看的后者有些尴尬。

悦悦于是淡淡一笑,“是啊,我们是高中同学。”

张兰亭马上感兴趣的起身凑到悦悦边上,看着她娴熟的蒸茶煮茶,洗烫茶具。“那你跟白琴很熟吗?”她那天也是听白琴无意间说起,跟一个多年没见的同学遇到,没想到那同学居然就是悦悦。

“我们高中三年同学,是很好的朋友。”悦悦回头看了一眼张兰亭,知道她想了解白琴的为人,便主动打开话匣子,“琴子是个很直爽很义气的女孩子,最主要的是心底善良,洁身自好,

她也很喜欢以臣,说就是对以臣一见钟情,这辈子非以臣不嫁了。”

张兰亭没想到悦悦说的这么白,难道说她的意图就这么明显吗?保养得宜的脸上有些尴尬,不过听到悦悦这么说,她对白琴也就彻底放心了。

她要的儿媳妇,不要说能力要如何超卓,也不要貌赛西施,但最起码要洁身自爱,身家清白,不能是那种勾三搭四的狐媚女人。

“我有问你这些吗?”张兰亭故意装作不悦的回到原来的位置喝茶。

悦悦也不在意,她看的出来,张兰亭说这些的时候并不是真的在生气。

而另一边,将这一切全都听进耳朵的楚一航在电脑屏幕后的脸微微露出一丝忍俊不禁的笑意。这个悦悦,有时候说她聪明,她就笨得要死,可是说她笨吧,心思又比谁都通透。

想着悦悦真心的好意却让一向难伺候的张兰亭尴尬不已,楚一航觉得很好笑,却不想笑出声来让张兰亭没面子的恼羞成怒,所以最后还是忍住了。

“兰亭,咱们回去吧。”这时楚卫国从楼梯上走下来,也不知道他跟楚卫民谈了些什么,他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看起来跟楚卫民谈的很不愉快似的。

“卫国,你怎么了?”张兰亭起身,她也看出楚卫国似乎压抑着愤怒,有些紧张的问道。

“二叔!”悦悦跟楚一航同时出声。

楚卫国看都没看楚一航,反倒是朝着正在为一会儿沏茶忙碌的悦悦看了一眼,严厉愤怒的眼神柔缓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