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酒后吐真言4

... 酒后吐真言4

“二叔,我马上要给爸爸沏茶,您也来一杯吗?”悦悦笑着开口,笑容纯纯的不含一点虚伪的杂质。

“不了,我们马上要走了,悦悦你就给大哥泡吧,我看他有些累了,可能一会儿就要休息了。”楚卫国说着,已经朝大门外走去了。

“哎,好。”悦悦看了一眼楚一航。

楚一航马上会意,起身,“二叔,我送送你们吧。”

“不用了,你就多陪陪你爸爸吧,他为了他的事业王国,辛苦了一辈子,真的很不容易。”楚卫国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一眼起身的楚一航,严厉愤怒的表情有所缓和。

“是,我知道了。”楚一航应着。

其实,小时候妈妈含恨而终以及后来被强行送往英国的那种愤怒和嫉恨早就随着时光磨平,尤其是在悦悦妈妈死后,他忽然觉得人生无常,一切都还需看开一点。

爸爸很不容易,这辈子他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女人都已经离他而去,对于爸爸而言,他所受的打击已经够了,命运并没有善待他,一个是深爱他的女人,一个是他深爱的女人,在他的生命留下痕迹,又都通通抹去,这对爸爸来说是最痛苦的事情。

以前他没爱过,所以不懂,也不能理解。但是自从爱上悦悦以后,他就能深刻的理解那种感觉了,所以也能包容,能原谅爸爸以前强行把他送走的苦衷了。

如果没有在英国那十多年的磨练,此刻他恐怕只是一个

只懂吃喝玩乐的纨绔富二代而已,而成不了一个抵挡一面的公司决策者。

“好了,别送了,都回去吧。”出了门,楚卫国对着屋内的楚一航和悦悦挥挥手,示意他们都忙自己的事去吧。

楚卫国离开之后,客厅里面瞬间安静下来了,悦悦有些呐呐的出声,“我,我去看看爸爸。”说着,逃也似的上楼了。

楚一航看着悦悦逃离的背影不断的安慰自己要习惯,要适应,要忍耐。

这样的日子才刚刚开始,以后的路还很长。

接下来的日子,陈思雨便开始张罗着为结婚做准备了,她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要嫁给楚一航似的,总是不厌其烦的纠正别人,要大家叫她楚夫人。

悦悦看着,表面装作无动于衷,心里却在滴血。

陈思雨总是每一天在她旧的伤疤上一刀一刀的划伤新的伤口,悦悦那颗受伤的心总也好不了。

今天订了哪家婚纱摄影的店当着悦悦的面跟楚一航讨论一番,明天定什么款式的婚纱也要高调显摆一下,楚一航送了什么珠宝也要拿出来炫耀一番,哪怕是她炫耀的对象是楚家的佣人。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快到五月了,白琴离开后,张兰亭又张罗着为楚以臣选了一个家世殷厚与以臣门当户对的女孩子莎莎。这天一大早悦悦就接到莎莎的电话,是邀请她参加跟以臣的订婚宴,“,我今天跟以臣订婚,在国际酒店,是今晚七点,你一定要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