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酒后吐真言6

... 酒后吐真言6

楚一航和几个过来搭讪的熟人说了几句话,喝了几杯饶了一场回来后,悦悦已经有几分醉意,小脸微红,眼神游移迷离,很可爱很魅惑。楚一航却没有阻止她喝下去,难得她会这样高兴。

也不知道喝了几杯,悦悦觉得眼前的一切有些模糊,眩晕,脑袋有些不灵活了。

“嘻嘻……”她一个人傻笑,头也歪在了楚一航肩膀上。

订婚宴完美结束,宾客都走了,莎莎和以臣送楚一航他们到车旁。

“悦悦,回家了。”楚一航横抱着悦悦要把她放进车里去,悦悦却像猴子一样,攀着楚一航的身体不下去,“我……不要回去,不要回去。”

“悦悦别闹了,不早了,该回家了。”莎莎哄着悦悦,可悦悦已经完全听不进话了。她没想到,平时乖乖的悦悦酒品居然这样差,早知道就不劝她喝酒了。

以臣站在夜色中,沉默的看着喝醉酒的悦悦,夜风拂面,让他有一种破碎的痛和无奈。他内心清楚,莎莎是个好女孩,又是悦悦的好姐妹,即便不爱她,他也不能伤害她。

悦悦嚷着,“不要……我不要回去……”

楚一航皱眉,对以臣和莎莎道:“你们去招呼别人吧。”

以臣和莎莎离开了,有楚一航在,也不至于出什么事。

楚一航让司机开车先送楚卫民回家,然后带着悦悦走走,或许吹吹风悦悦会好一点,这丫头死活不肯回家,要是强迫她坐上车说不定撒

气酒疯来会跳车也不一定,他可不敢冒这个险。

楚一航有点不认识今天的悦悦,这是他认识悦悦十几年以来第一次见她喝醉酒,今天的悦悦,喝了酒后异常兴奋,跟吃了兴奋剂一样。

悦悦手脚并用的踢打楚一航,“你谁啊……为什么抱着我……唔……你放开我。”

楚一航无奈,却是宠溺的道:“真是醉的够可以的,我是谁都不知道了?嗯?”

悦悦突然安静下来,小手拽住楚一航的领带,睁大眼睛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可是她的目光却是迷迷糊糊的,焦距涣散,“我没醉哦……我认识你,你是……你是魔鬼……有尖牙……的魔鬼……咕……嘘……”

楚一航脸色僵了一下,把悦悦紧紧裹在怀里,难过的道:“悦悦宝贝,我不是魔鬼,不是……”

“不是……那你是什么?是什么呢?”

“我是楚一航,悦悦的一航哥。”

“一航哥哥?”悦悦疑疑惑惑的问着,眼泪不知道为什么掉下来,哽着声音问,“你是……一航哥哥吗?”

“悦悦宝贝,我是。”楚一航难过的吻上悦悦光洁冰凉的额头,虽然他作为哥哥的身份带给悦悦的是伤害,可是从今以后,他是别人的丈夫,他只能是悦悦的哥哥了。

悦悦低低的哭泣起来,“一航哥……你去哪儿了……去哪儿了……悦悦找不到你……好久……好久找不到你……妈妈也不见了……一航哥你们都去哪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