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酒后吐真言7

... 酒后吐真言7

是他,让悦悦迷失了自己,丢掉了快乐,丢掉了自我。楚一航的心忍不住的痛,低头,吻着悦悦的唇,“一航哥回来了,你还要吗?要吗?!嗯?”如果可以,请容许他最后爱一次怀里的这个女人。

悦悦胡乱的说着,“你背我……背我就要你……咯咯……”悦悦哭着,一会儿又笑了。

楚一航将悦悦背在背上,悦悦手舞足蹈一副小孩子的样子,差一点从楚一航背上摔下去,“悦悦,想去哪儿?”

“背我回家……回悦悦的家……有爸爸……和……妈妈……”

有多久没有听到悦悦喊他一航哥了,他竟然那样想念悦悦小时候这样软软的声音喊他一航哥,虽然那个时候他极度讨厌听到悦悦这么喊他,也不会理会她。

可是这软软的呼唤声音,让时光好似一下子回到了十八年前,悦悦单纯的追着他喊哥哥,也快乐着像个小天使。

可是这些都被他扼杀掉了,楚一航的脚步也变得沉重起来。背上的悦悦带着哭腔嘟囔着,把爸爸妈妈还有他全部还给她,也许是要老天,把亲人爱人还给她。

她揪他的耳朵,使劲的拽,揉,又胡乱的把他的头发揉的一团乱,命令他把一航哥还给她,把天使还给她,把魔鬼带走。还口齿不清的唱起了歌。

毫无章法的乱唱,又哭又笑,没一调是在调上的,有经过的行人,纷纷回头,给以注目。楚一航只是笑笑,心想,原来悦悦

也会有这么真性情的时候,在他眼里,悦悦怎么样都是好的。

悦悦似乎很久没在他面前没有这样率性而为了,不会对着他撒娇,不会对着他会心微笑,伤心的时候也不会对着他哭。她的情绪和她的心,在他面前,一直以来都带着厚厚的面具。

所有的一切都让他怅然若失,却什么都不能做。

楚一航的心沉甸甸的,背着悦悦,走在繁华夜景里,思绪如潮,悦悦的手臂攀着他的脖子,却再也不说话了,也不闹腾了,她睡着了。毫无防备,安心的在他背上睡着,这算不算,她对他还有信任,还有爱?

悦悦第二天醒来时候在郊区妈妈留下的旧房子里,对于昨晚撒酒疯的事她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去参加莎莎的订婚宴,不记得是怎么来这里的,不记得哭闹着要楚一航把一航哥还给她,更不记得怎么折磨楚一航的,不记得楚一航背着她走了很久很久。

什么都不记得了,一片空白。

只是意识到,自己喝醉了,嘴的一塌糊涂。悦悦揉了揉头,秀气的眉紧皱着,她撑起身体坐起来的时候,看到楚一航西装革履的出现在她眼前,顿时惊讶的瞪大双眼。“你怎么在这儿?”

楚一航神清气爽的走过来,伸手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头疼了吧?”

悦悦捂着头低低嗯了一声,这就是宿醉的后果。

“再睡一下,或者我叫个按摩师来帮你按摩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