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酒后吐真言8

恶魔炽恋 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不用了,一会儿就好了。”悦悦视线落在楚一航耳朵上,“你耳朵怎么了?!”没眼花的话,应该是被咬破了的样子。

楚一航把悦悦拽进怀里,黑眸望着她,又气又好笑的道:“你倒忘记自己做的好事了。”

“我可以确定我什么也没做。”悦悦自我感觉是她酒品肯定很好,绝对不会做出撒酒疯这一行径,他没乘着她喝醉做什么,已经阿弥陀佛了。

楚一航闻言黑眸微微一眯,“你在众人面前……”他故意说一半不说了,引得悦悦用惊悚的眼神看着简占南,满眼问号。

“扒我衣服……”他笑,热热的呼吸洒在悦悦脸上,他看到悦悦眼里都是不相信的神色,他继续暧昧道,“你咬我耳朵,说要吃肉……”

咬耳朵或许可能,悦悦汗了一下。

楚一航手收紧,坏笑着道,“回来后……你很迫不及待的扑倒我……昨天夜里,你很主动,我很喜欢,我没有想到,这段日子我没找你,就把你饿成那样了。”

悦悦无辜的眨眼,凉凉的笑,“你是说昨天晚上我醉酒后上了你?”

“嗯哼。”楚一航暧昧的挑眉,脸靠近悦悦的脸,低低沉沉的道,“不止如此,你说……你爱我……”

悦悦伸手捏了捏楚一航那张好看的过份的脸,学着楚一航一贯的语气,笑眯眯的道:“乖,现在是白天,该醒醒了。”

楚一航在莫莫唇瓣上亲吻着

,恋恋不舍的松开,“今天放过你……”

悦悦凉凉淡然的眼神却在楚一航转身之际黯淡下来,她警告自己,不能因为一场醉酒意外而认不清现实,不能心动,不能心痛,因为心动过后就是心痛。

悦悦眼中的难过无法逃脱楚一航的眼,他们之间已经错过,即便像刚刚那般无所顾忌的调笑都已经不适合了,可是他总是忘记,忘记悦悦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对不起,悦悦……”楚一航沙哑着声音低低的开口道歉。

“不,不用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应该一高兴就忘形,我不该喝醉……”悦悦哭着扑进楚一航的怀里,“就这一次,抱抱我……我不想让你看见我的眼泪。”

“好。”楚一航抱紧悦悦,悦悦的痛也是他的痛,悦悦的哭声让他心酸不已。

“这一次,我们真正的告别,我们对彼此放手。”悦悦将脸贴着楚一航的心口,流着泪心碎道,“以后我们都会陪着另一个人,我也会试着快乐起来,我也学着重新去爱一个人,我跟别的男人谈恋爱,我一定可以坚强的跨过这个坎的。”

因为被楚一航伤害,悦悦花了五年的时间也没有从那种恐怖中逃脱,根本无法接受别的男人的靠近。她一直是个死心眼的女人,所有的事情一旦认准了,她就是撞了南墙也不会回头。

而她爱上楚一航,就是今生最大的劫数,悦悦心里很清楚,她忘不了,也再也不可能爱上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