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酒后吐真言9

恶魔炽恋 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可是,就像艾瑞克说的那样,可以找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受过伤或是爱无能都没关系的,爱情并不是生命的全部,她依然可以因为别的感情和事情而快乐一生的。

楚一航听到悦悦心碎的呐喊,控制不住更加用力的抱紧悦悦,悦悦的每一句话都重重的敲在他的心上,让他痛到无法呼吸。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他想大声的命令悦悦不可以,不准,他想用蛮狠的手段把悦悦留在身边,用他满满的爱禁锢住她一辈子,可是他不能这么自私。

他想要悦悦快乐,即便这种快乐不是他带给悦悦的,他也希望……悦悦快乐幸福。

“好。”心剧烈的撕扯着,楚一航轻轻的开口,却用尽了生命中所有的力气。

走出这一扇大门,他和悦悦就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了,他们可以做兄妹,可以做朋友……可是却永远都不可能成为彼此相守陪伴终生的爱人了。

悦悦哭的鼻子不通,她从楚一航怀里抬起头来,用力的擦去眼泪,用力的呼吸着不畅的鼻子。

心痛的无法言语,可是她却努力扬起一抹笑容,“我们回去吧,一整夜不回家爸爸会担心的。”

楚一航跟着悦悦一起站起来,他伸手拭去悦悦脸上的眼泪,这是他唯一最后能为悦悦做的。

是他让悦悦流的泪,就让他来擦掉吧。“好,回家。”

回家,是一个多么让人心动的字眼,可是这个字眼却让楚一航心碎,他所

有的快乐和幸福都会冻结在这一刻了。

这时楚一航的手机响了,是陈思雨打来的,楚一航迅速看了一眼悦悦转身接通电话,“喂?”

“一航,今天我们要去挑结婚钻戒哦,你人在哪里呢?”陈思雨娇滴滴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到楚一航的耳朵。

悦悦身体顿时一僵,她也听到陈思雨说的话了。

说好不心痛的,心……还是止不住的痛了。

心痛蔓延开来的那一瞬间,悦悦用微笑取代了眼泪,并且暗暗告诉自己以后要适应这种心痛,也希望在长长的岁月中终究可以淡忘这种的心痛。

“是未来嫂子找你吧,快去吧,我也回去了。”悦悦听到自己用轻松的声音微笑着如是说道。

这一刻,心,割锯的血肉模糊。

“嗯。”楚一航淡淡的应着,听到悦悦以云淡风轻无关紧要的态度说出嫂子两个字,楚一航的心堵得慌,心尖上扩散出来的苦漫过舌根,让他吞也不是吐也不是。

“你先走吧,我看你走。”悦悦继续笑着,笑容越发的灿烂,心底却因爱成殇,那个伤口在溃烂,永远也好不了了。

“我不急,先送你回家吧。”楚一航开口,这里是郊外,无论是坐公交还是大车都很不方便的。

“不,我想待一会儿,我想在妈妈住过的房子里安静的待一会儿,我很久没跟妈妈说说话了。”悦悦背对着楚一航,轻轻的开口,心里明明很伤,可是脸上却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