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情人的眼泪3

情人的眼泪3

悦悦看到了,脑中忽然闪过楚一航的脸,也不自觉的脸红了一下,为了怕莎莎看出什么端倪,便迅速低下头去。

“他喝的很醉,可又不像很醉,我也说不清那种感觉,他抱着我很热情,也很温柔,可是我明显的感觉他以为是抱着另外一个女人。这是女人的第六感,虽然他没有喊出别人的名字,可我就是感觉到了,他说的那些话,虽然是醉话,可是酒后吐真言,我能感受到那种浓烈的感情,也清楚,那种感情并不是对我。”

悦悦听的心脏差点从嘴里跳出来,她真怕以臣喊了自己的名字,那么莎莎一定会恨死自己了。

“当时我很心痛,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心一下子就疼了……”莎莎的脸上一抹难言的痛,随即又洒脱一笑,“可是我不介意,我想在,我都成他未婚妻了,我有朝一日一定也会让他爱上我,就像爱他心中的那个她一样的爱我,不,比爱她更爱我。当时我是这么想的,心中雄心壮志,充满斗志。可是……第二天他一睁开眼,那种刻骨的冷漠,深深的伤害了我,我从没像刚刚那一刻觉得那么绝望过。”

“莎莎……”悦悦觉得很惭愧,她认定自己是那个让莎莎伤心痛苦的侩子手,“以臣他一定会爱上你的,你这么好,这么优秀,他……”

“我现在才醒悟,爱就爱,不爱就是不爱,爱情并不会因为你有多好多优秀,而得到优先考虑,得到眷顾。爱情只是爱情,跟任何其他的都无关。”莎莎灰心的说道,一向阳光朝气的乐观脸庞,今天变的暗淡无光,灰头土脸的。

“不战而退,可不是你的风格啊。”悦悦害怕莎莎会就这样放弃,她真心的希望以臣跟莎莎能幸福。

“可是不退出成全他们,我还能怎么样?”莎莎丧气道,“以臣刚醒来第一句就用那么冰冷的语气跟我说,他会娶我,可是他永远也不会爱上我的。”

以臣都说的那么决绝了,她甚至能感觉的,因为昨晚的事情,以臣甚至是怨她恨她的,是她破坏了以臣对心中所爱的那份忠诚,所以他在怨她。

“你都不知道以臣爱的是谁?连对手是谁都没有搞清楚你就承认自己失败,你也太没有出息了吧?”悦悦恨铁不成钢道,虽然自己是横在他们中间的那根刺,可是悦悦真的不希望自己是会永远是那个刺。

“你的意思是……”莎莎一直沉浸在被讨厌的的低落情绪里,看到悦悦突然比自己还愤怒不禁有些疑惑,“让我继续努力去争取?”

争取……可以吗?她还有那个机会吗?

悦悦觉得,自己应该跟莎莎坦白,然后尽自己所能去化解这中间的结,要是莎莎跟以臣真的散了,他们真的因为自己不幸福,她会自责抱憾终生的。

“当然,你是最好的,也是最适应以臣的,你一定要争取。”悦悦肯定的点头,给莎莎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