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情人的眼泪4

情人的眼泪4

“可是……我要如何知道情敌是谁?”莎莎愣愣的问悦悦,现在她觉得脑子好乱,什么主见都没有了。

所以说,女人一遇到爱情智商会降为零,莎莎这么单纯的女孩子是绝不可能幸免的。

“莎莎,你相信我吗?”悦悦静默了一下,忽然认真的看着莎莎问道。

莎莎不明所以,可是悦悦是她的好朋友,所以直觉的点下头,“相信。”

“好,那我跟你先讲一个故事,等听完了故事,你再决定要不要相信,要不要我帮你。”悦悦沉沉说着,想到莎莎听完可能会愤怒离去,她们再也做不了朋友,悦悦的心情就极度压抑和沉重。

“好,你说。”莎莎正襟危坐,悦悦的表情让她直觉的认为接下来的事情是很重要的。

“以前有一个女孩子,刚满十八岁那年被一个她视如兄长的男人醉后强 占,时候还怀上了孩子,她恐惧至极,身不如死,幸好身边还有一个温润如家人的男子一直默默陪伴守护。这个女孩不堪沉重的心里压力,决定出国留学……”

整整两个小时,莎莎和悦悦就这样,一个坐在床边,一个蹲地双手支在床沿,一个人真的听着,一个低低的诉说着。

那是一个青春疼痛,关上上一辈恩怨引发的爱恨伤害,一个无助的少女为了逃脱噩梦远渡重洋,一个桀骜的少年不懂爱而伤害爱,一个温润的少年默默守护的故事。

凄婉绵长,莎莎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就泪流满面,她清醒的意识到,悦悦是在说她自己。

悦悦微凉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回荡在豪华的房间,一直到最后一个音消失在空气中,莎莎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她始终紧紧的握着悦悦的一只手,沉浸在故事主人公悲伤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许久许久,莎莎才流着泪,“悦悦,这么多年你一定很痛很痛吧,我真心佩服你。”

悦悦脸上的眼泪早就风干,她对上莎莎的眼睛,淡淡一笑,“我跟以臣以前……你不怪我吧?”

莎莎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直爽一笑,“如果换做是别的女人,我会生气会嫉妒,可是如果是悦悦你,我只会觉得心疼,所以我宁愿是你。”

“傻瓜,你怪我也是应该的。”悦悦感伤的叹道。

“不,真的,悦悦我不怪你。”莎莎拉着悦悦的手认真道,“如果不是以臣的妈妈反对,其实你跟以臣在一起也会很幸福的。”

“我一直都把以臣当哥哥,从没把他当**人,现在想想,我也挺自私的。那个时候我要是能坚决的拒绝以臣,或许他就不会陷得这么深了,可是莎莎你真的不要放弃,我看得出来,以臣对你是有喜欢的,要不然他不会同意结婚的,只是对象换成了单纯可爱的你,他就愿意说服自己接受这段婚姻。只是他固执留在过去的感情里,以为爱的还是我,因此忽略了对你的真正感受。你的乐观开朗,你的直爽善良,一定会打动他的。”悦悦真诚的劝着莎莎,希望她不要轻易的放弃跟以臣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