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情人的眼泪5

恶魔炽恋 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可是听说初恋是最深刻最美好也是最难忘的,我怕……”莎莎迟疑道。

“呸,我才不是以臣的初恋,他以前也是花花公子一枚,好多女朋友的。”悦悦忙出声否认,她可实在担不起初恋这个罪名啊。

“可是你是他第一个真正爱上的女孩。”莎莎撅嘴瞪着悦悦这个白眼狼,这话要是被以臣听见了该多伤心啊。

“可是,可是……你才是他最终的真爱和幸福啊。”悦悦无论怎么滴都要跟以臣撇清关系,这万一解释不好让莎莎误会,她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对以臣无心,可因为一开始不够坚定,最终还是害的以臣伤心。这一次,她绝不能再让以臣失去真爱,失去幸福,莎莎真的很适合以臣。

“那你呢?”莎莎忽然沉静下来,也不生气了,也不难过了。

“什么?”思维太跳跃,悦悦一下子没明白莎莎话里的意思。

“你还爱楚一航吗?据说他马上要娶那个陈思雨了不是吗?”莎莎担心的看着悦悦,这些年悦悦逃得远远的,逃到了地球的另一边,可最终还是逃脱不了宿命,爱上了那个伤她至深的男人。但是看透了自己的真心,却仍然不能跟爱的人相守,她是该多痛苦啊?并且这痛苦有可能就要延续一辈子。

爱吗?

莎莎的问题令悦悦一愣,还来不及细想,钻心的疼痛就开始在心底蔓延。

怎么能够不爱!

可是

悦悦已经决定,今天开始学会遗忘,学会接受别人,学会习惯没有楚一航的日子。

扬起一抹支离破碎的笑容,悦悦艰涩道,“不爱了……”

“真的能说不爱就不爱吗?”莎莎低喃,似乎在问悦悦,又好像在问自己。

“我不能爱,必须要忘记。”

“悦悦……我觉得我应该一个好好思考一下未来,或许……以臣属于你才会幸福。我天天追着以臣,黏着以臣,结果却只会惹的他嫌恶。”莎莎俏丽的脸上闪动着忧虑。

“胡说,你跟以臣才是天生一对。至于我,虽然不能跟楚一航在一起,但我不是有了艾瑞克了吗?他对我很好很好,我不能辜负了他。”悦悦坚定的对莎莎说,更是为了说服自己。

“哎,好了好了,我们不要去说那些关于臭男人们的伤心事了。”莎莎不想惹得悦悦再度想起楚一航而伤心,悦悦经历过的那些事情,她这个旁观者光是听听就觉得害怕和心痛,既然悦悦决定跳出这个漩涡,她怎么再能够旧事重提惹悦悦难过呢?

“好,不提不提,那你也别再跟霜打的茄子——蔫了似的行不行?”悦悦顺着莎莎的话接口,若是可以,她一辈子都不想去触碰心里的那道伤疤。

“走,咱们出去血拼,我要吃大餐慰劳自己,买漂亮的衣服抚慰受伤的心情。”莎莎毕竟是温室里长大的公主,能想到的发泄的方法跟那些千金大小姐没什么区别,于是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站起身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