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挪东墙补西墙9

挪东墙补西墙9

“我已经变卖了楚一航给我买的结婚钻戒,三个月要是赎不回来婚礼那天我就没办法跟他交代,说不定以后的那十亿也拿不到了。”陈思雨恨恨道,故意把项链和耳环说成了钻戒,夸大事情的严重性,“我只筹到这么多钱,你要是不介意自己的女人被林建业那个老男人睡的话,那我就去找他。”

“你……”伯格被戳中软肋,顿时双眸猩红恼羞成怒的瞪着陈思雨看了许久,才愤愤道,“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陈思雨这是变相在说自己无能,要依靠女人才能活下去,这能不让他窝火吗?

可是……更让他恼火的是,他无从辩驳。

陈思雨是他的女人,为了拿到楚一航的钱,他已经忍受她回到楚一航的身边了,上一次她跟那个林建业是意外,同样的事情他决不让它发生第二次。

“但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弄到另外的两百万了。”陈思雨如是说,心里有些奇怪,伯格居然没有要她出卖身体替他筹钱。

“不准去找那个糟老头子!”伯格突然怒吼,吓的陈思雨猛的站起来。

他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短发,扔掉手中的钱,大步上前捏住陈思雨的下巴,阴鸷道,“我说过了,不准再提那个恶心的老男人,要不然我捏死你!”

说完就低头狠狠吻上陈思雨的唇,肆意辗转,大掌也开始有技巧的在陈思雨身上游移,几天没碰她,又开始想了。

对于这个坏女人,他似乎已经迷上她的味道,食髓知味,不可自拔了。

心里愤怒着她陪在他以外的其他男人身边,可是他又无能为力,这种压抑着嫉妒的心情几乎要把他逼疯。

伯格还没等陈思雨准备好,就粗鲁的扯掉她的衣物,长腰一挺,狠狠的贯穿……

突然的入侵让陈思雨痛的猛的睁大双眸,还来不及痛呼,嘴巴已经狠狠被堵上。

占 有,唯有不停的占 有,才能让他深刻的感觉自己还拥有着她。

自己的未婚妻正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可是丝毫不知的楚一航心里却焦急的想要见到未婚妻以外的其他女人。

等他赶到家的时候,吴伯看见了开口,“少爷,晚饭已经准备了。”

楚一航快步走进客厅,头也不回的问紧跟其后的吴伯,“悦悦呢?回来了吗?”

吴伯一愣,他没想到少爷这么关心悦悦小姐,回来第一句话就是问悦悦的事情。“悦悦小姐下午回来的,现在房间休息,我正准备去喊她吃晚饭。”

楚一航已经快步走到楼梯口,“不用了,我去叫她。”说着,大步上楼,转眼已到二楼了。

吴伯愣愣的看着楚一航的猴急,随即恭敬道,“好的。”

可眼前早已没了楚一航的人影了,他哪还听得到吴伯的话。

悦悦正睡得迷迷糊糊,七晕八素,忽然听见有人敲门,就爬起来去开门。

这段时间大概睡多了,越睡越觉得全身无力,脑袋也昏昏沉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