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挪东墙补西墙10

挪东墙补西墙10

悦悦随后拉开了门,也没看门外是谁,就转身朝房间里面走去,带着睡意的嗓音软糯开口,“吴伯,你不用弄什么点心了,我中午吃的很饱。”

悦悦的思绪混沌,还留在刚回来时吴伯说过要给她弄点心的时刻,根本不知道天已经黑了,该是吃晚饭的时间了。

听了悦悦不设防的话,楚一航顿时眸色一沉,脑中闪过悦悦跟艾瑞克一起亲亲热热吃午饭的情景。

带着怒气,说出的话也不可避免的伤人,楚一航冷冷开口,“我看艾瑞克是给你施了什么迷药吧?让你这么的回味无穷。”

心里的不爽、嫉妒,都随着这句夹杂着鼻音的冷讽倾泻而出。

悦悦一愣,混沌的思绪顿时清醒过来,来人不是吴伯,是楚一航?

悦悦猛然回身,俊美冷硬的容颜,挺拔欣长的身材,不是楚一航又是谁?还穿着纯棉卡通的粉色睡衣的她看清来人真的是楚一航时受到了不少的惊吓,以及还带着一丝少女特有的羞涩,“你,你怎么进来了?”

悦悦慌慌张张的找外套披上,脸色顿时绯红一片,闺房被一个男人闯入,尤其这个男人还是自己心底想爱却不能爱的人,这种感觉真的很微妙。

楚一航已经踏进房间了,他冷眼看着悦悦的慌张,淡漠道,“是你自己开的门,我又没有硬闯。”

悦悦没好气道,“那你不会先询问一下我放不方便进来啊?”

楚一航冷哼,“你全身上下我哪个地方没见过,用的着这种虚伪的见外吗?”

悦悦一听,顿时冷下脸来,楚一航今天的话火药味十足,看来是来者不善,“一个大男人这么小气,还在为那晚医院的不愉快记仇呢?”

“我看你这几天住院倒是住的春风得意,所以丝毫没把我放在心上。”楚一航轻蔑的意有所指。

“你……”悦悦又羞又怒,杏眸圆睁,“不要血口喷人,我跟艾瑞克是认真的,我们之间也没有说的那些龌龊事,请你以后不要用你自己龌龊的思想强加在别人身上。”悦悦指了指开着大门,“现在,请你出去!”

楚一航只要一想到悦悦是为艾瑞克才跟他怒目相对,心里就怒不可歇了,尤其在听到悦悦说跟艾瑞克是认真的,他心中的理智瞬间崩塌。

一步一步的逼近悦悦,楚一航冷笑,“认真的?是吗?”

悦悦警戒的瞪着楚一航步步后退,颤音中带着害怕,“你……想干什么?”

楚一航步步紧逼,“你说呢?你不是最清楚吗?”女人,你真的惹毛我了。

这时,外面吴伯的声音由远及近,“悦悦小姐,以臣少爷来找你,他看起来很不好,你快去看看吧……”

闻声,悦悦突然松了一口气,至少暂时……楚一航不会对她怎么样了。

悦悦对着门外喊了声,“好的,我换了衣服马上下去。”

吴伯在外面应了声就离开了,悦悦对着站在原地无动于衷的楚一航羞恼道,“你也走,我要换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