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放不开手的爱4

放不开手的爱4

开着车子,一路疾驰,打开车窗,任由强劲的风吹进来,吹乱一颗受了伤滴着血的心。

假如爱情可以解释

誓言可以修改

假如 你我的相遇

可以重新安排

那么 生活就会比较容易

假如 有一天

我终于能将你忘记

然而 这不是随便传说的故事

也不是明天才要

上演的戏剧

我无法找出原稿

然后将你

将你一笔抹去

强劲的风吹过脸庞,楚一航忽然想起若干年前的一个下午,阳光明媚,他靠着窗在看席慕容的这首诗,心里困惑是不是这个世上真的会有那般相爱的两人,即便不再相遇也还是会相爱。

然后,一转头,他就看见窗外美人蕉下弄脏了脸表情怯怯的看着他的悦悦。

原来,这就是命运的预示,他要跟悦悦相爱的预示吗?

可是为什么现实要那么复杂,为什么安排给他们的爱情是一场错误呢?

楚一航不知道,也没人给他答案。

车子一路开到海边,楚一航就着月色踏上沙滩,就像一个疯子一样,对着夜晚沉睡的大海大喊大叫的发泄,对着大海喊“悦悦,对不起。悦悦,我爱你!”

时光从指尖流逝,就像握在掌中的细沙,任凭你怎么用力,也都还是留不住,有些事情亦是如此,就像他跟悦悦的爱情。

他强行挽留,却只是伤了心爱的人,伤害了彼此的感情。

楚一航掏出一个纸质的袋子,这是今天上午他去珠宝店取回来的钻戒,加上之前拿到的,一共三对,都是为他自己跟悦悦准备的。

可是,现在用不到了,以后……也用不到了。

拆开包装,楚一航将钻戒一枚一枚的取出,放在掌心,一共六枚,钻石在月色中闪动着迷人璀璨的光芒。

这样璀璨的光芒却生生刺痛了楚一航的心,他倏然握紧五指,钻石的棱角磕的他掌心流血,可是他却不觉得疼。

这个世界上任何一种疼痛都抵不过他此时的心痛。

再度摊开掌心,楚一航一阵苦笑,瞳孔猛地一阵收缩,他抓起一枚钻戒狠狠的丢向大海,一个接着一个的丢到大海深处。

既然爱已回不了头,那么留下这些钻戒还有什么用?

心里这样决绝的想着,楚一航奋力的丢掉为悦悦买下的钻戒,可是丢到最后一个的时候他却再也提不起勇气丢出去了。

真的丢完了,那么就意味着他真的要把悦悦丢开。他舍不得,他真的舍不得,他的悦悦……

摊开染着斑斑血迹的掌心,一个冰冷璀璨的钻石赫然呈现在眼前。是一枚女戒,是情人的眼泪……

楚一航轻轻的捏起钻戒,放在唇边轻吻,滚烫的眼泪再度夺眶,他轻喃,“悦悦,有人告诉我,鱼的记忆只有7秒,7秒之后它就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一切又都变成新的。所以,在那小小鱼缸里的鱼儿,永远不会感到无聊。我宁愿是条鱼,7秒一过就什么都忘记,曾经遇到的人,曾经做过的事,都可以烟消云散。可我不是鱼,无法忘记我爱的人,无法忘记牵挂的苦,无法忘记相思的痛。可是我不能抛下为我受罪为我吃苦的女人,原谅我的自私,只能把你藏在心底。”

小心翼翼的收起最后一枚戒指,楚一航转身离开,发泄之后,还是需要回归现实的。

悦悦,我祝你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