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放不开手的爱5

放不开手的爱5

陈思雨去给伯格送钱,却又被他强留一整晚。

第二天陈思雨离开的时候不禁想,以后她就再也没有任何把柄留在伯格手中了,是该彻底的脱离他的魔爪了。

身上带着伯格留下的印记,先前的还没有褪去又有新的留下了,这段时间陈思雨也不敢对楚一航投怀送抱,怕身上的这些痕迹拆穿她的秘密。

夜不归宿,陈思雨怕引起楚一航的怀疑,又故技重施假装在加班。不过这一次她却没有等来楚一航的询问,等到下午去楚一航办公室找他的时候听金秘书说已经出去了,行踪不知。

陈思雨开始心绪不宁起来,她有预感,楚一航又去找悦悦了。

下了班早早的回到楚家,可是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楚一航回来,吴伯问了好几次要不要开饭,陈思雨真的饿的等不住了,就先吃了。

饭菜一向是荤素搭配适宜,陈思雨口味偏甜,今晚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吴伯还特的吩咐厨房照着陈思雨喜欢的口味和菜式做的。

可是陈思雨吃到第二块糖醋排骨的时候突然觉得很油腻,为了不失仪态,她还是把已经吞入口中的那一块肉给咽了下去。

顿时一阵恶心感袭来,陈思雨马上皱起眉头捂上嘴,冲进卫生间去吐了。吴伯看到了担心的皱起眉头,对同样伺候在一旁的吴婶使了个眼色,吴婶顿时会意,倒了一杯水进去卫生间。

“陈小姐,你没事吧?是不是菜不合胃口啊?”吴婶担心自己做的菜不好,要是陈思雨怪罪起来恐怕会吃不了兜着走。

陈思雨狂吐之后浑身有气无力,她接过吴婶手中的水漱口,然后扶着吴婶的手站起来,苍白的脸闪过不悦,“你今天的糖醋排骨做的太油腻了,我吃的反胃。”

陈思雨也没多想,她只是自私的把责任推到别人头上,把怒气发泄在别人身上。

“对不起,我下次一定注意。”吴婶惶恐的道歉,她知道像陈思雨这种千金大小姐是吃不得半点肥肉的,尤其陈思雨还得过胃癌,胃本身比一般人脆弱,今天的糖醋排骨的确比较油腻了一些。

“行了行了,倒胃口,我不吃了。”陈思雨看着吴婶那唯唯诺诺的样子更觉心烦,也没了胃口,于是就直接上楼回房了。

因为中午吃的不多,加上晚饭为了等楚一航又等的晚了,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晚饭又没吃几口吐了。陈思雨为了等楚一航回来熬着不睡觉,九点一过更觉的胃里空荡荡,饿得心慌慌。

于是找了一些零食来充饥,可是才吞下半块苏打饼干,她又觉得恶心感涌起来冲进卫生间吐了。

直到这时,陈思雨才惊觉不对劲,她忽然想起上个月例假没来,加上这个月,已经两个多月来了……

“不,不会……”陈思雨惊恐的直摇头,脸色吓得煞白,双手下意识的覆在平坦的小腹,“我不可能怀孕的,不可能怀了伯格那个无耻之徒的孩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