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放不开手的爱6

放不开手的爱6

可是这个念头一旦生成,就像癌细胞扩散一样,顿时深入她的脑髓深处,可怕的令她慌了神。

六神无主之际,陈思雨犹抱着最后一次希望,冲出去找24小时营业的药店买了验孕棒。

“老头子,这陈小姐没事吧?”吴婶担忧的看着陈思雨神情慌张的跑出去,深怕是自己做的菜让陈思雨的胃又出什么问题。

“唉,等等看吧。”吴伯叹气,他也看不明白,他们老吴家一辈子本分守纪,老老实实,老天不会对他们这么残忍吧,临老了还来制造事端?

“唉,我今天不应该买那么肥腻的肉的。”吴婶长吁短叹。

“没事没事,老婆子,快去休息吧。”吴伯心里也没底,催促着吴婶去睡觉,自己则留下来等楚一航和陈思雨回来。

陈思雨瞪大双眼看着验孕棒上两条红杠,脑子轰隆隆乱糟糟的,她真的怀孕了……她该怎么办?

心跳一下快过一下,陈思雨突然狠狠丢掉那根验孕棒,狂乱的大喊,“不,不可能的……”

这是在一间公共厕所里,深夜一个人也没有,陈思雨看着镜子自己跟鬼一样惨白的脸色,突然凄厉的狂笑起来。

“哈哈哈……”深夜里,远远的听到,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陈思雨对着镜子中人不人鬼不鬼的自己狂笑,可是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她只是想要一份有物质基础的感情,她只是想要嫁给楚一航……可是为什么那么难?

难道她错过一次,上天就真的不愿再给她机会了吗?

“不,我绝不能让伯格毁了我,也绝不能让这个孩子毁了我……”陈思雨眼神阴沉却坚定的开口。

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陈思雨一向比谁都执着。

陈思雨擦干眼泪,重新补好残缺的妆容,然后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执拗而自信一笑,“楚一航,只能是你的。”

借着月色,陈思雨匆匆离去,就像来的时候一样匆忙。她决定了,偷偷去拿掉这个孩子,三个月后还是会风风光光的嫁给楚一航的,没有人会知道。

楚一航从海边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可是一直提心吊胆的吴伯坚持不睡等着他回来。

一打开灯,楚一航就看见吴伯坐在沙发上,脑袋不停的点点点。

听到开门开灯的声音,吴伯也恢复一丝清醒,混浊困顿的双眼看见楚一航回来立马清明起来,他起身迎上去,“少爷,你可回来了。”

楚一航皱眉。吴伯的年纪跟爸爸相仿,这么晚了不去睡觉等自己干什么呢?“怎么了?”

“是这样的,少爷,今天我那老婆子做的菜太油腻不合陈小姐的胃口,才吃了两口她就冲进厕所吐了。”吴伯皱眉,苍老忠厚的脸上满是为难和自责,“不知是不是吃伤了胃,后来陈小姐就开车出去了,到现在也没回来,你说这……是不是去医院了?陈小姐的胃可不好啊……”说到最后欲言又止,吴伯怕自己说的太直白会被主人误会心肠歹毒诅咒主人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