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阻止婚礼9

阻止婚礼9

伯格一愣,还未来得及开口电话又被挂断了,对陈思雨今天的爽快他觉得有些奇怪,上一秒还无视自己不解自己的电话,下一秒又那么爽快的答应来见自己又给钱。

这……其中是否透着古怪?

不过伯格最后还是觉得,陈思雨是因为有把柄在自己手中,又怕自己真的会去找楚一航拆穿她,所以不得不屈服。

好心情的扔掉手机,伯格慵懒散漫的靠在沙发上,嘴角红肿和脸颊的淤青破坏了他整张的和谐感,本来就长着一张粗犷不帅气的脸如今变的更为恐怖了。

两天前,他从陈思雨那里逼来的一千八百万拿去还给了董老,可是因为总共欠董老三千万,他还去的钱还远远不够,所以被逼写下保证书在一个月内还上的他还被董老的手下拳打脚踢狠揍了一顿。

躲在房子里两天,思来想去,唯有靠陈思雨才能搞到钱,所以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威胁的话也是短信发了一遍又一遍,看来是拿楚一航威胁最有效,他一说这个,思雨就乖乖的打电话过来了,也愿意见自己了。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不得不说,楚一航对陈思雨的影响还蛮大的。

既然是这么好用的一张牌,他不介意以后善加利用。

楚一航接了悦悦相约见面的电话之后就匆匆赶到了约定的地点,到的时候悦悦还没到。那是一家环境清幽的咖啡馆,以前还在这里遇到过悦悦一次,那次正值悦悦离职,一晃已经大半年过去了。

楚一航坐在临窗的角落,点完咖啡,一只手不自觉的摸上衣服内侧的口袋,里面装着那一枚名叫“情人的眼泪”的钻戒,他忽然很想把它送给悦悦。

哪怕他们之间没有未来,可是他就是很想很想,把这一份心送给悦悦。

“你到啦。”悦悦走进咖啡店就很快找到坐在角落里的楚一航,那样俊美的外表,出众的气质,在人群想要忽视都难。

楚一航正在想事情,听到悦悦的声音一抬头就看见悦悦亭亭玉立的站在自己面前,他清了清嗓子指着对面的座位开口,“先坐吧,我也才到,咖啡马上来了。”

悦悦依言坐下,对上楚一航深邃的眼睛马上低下头去,不再敢看他了。

“你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楚一航面对悦悦也难得的有些拘谨,他想不到悦悦找自己会是什么事。

悦悦抬起头,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楚一航只是哥哥,以前不管发生了任何事情都要忘记,他对自己说过的任何事情都不要再记起了。

“二叔打电话给我,让我劝劝你,能不能把婚期……延后一下。”悦悦硬着头皮,还是把在心中已经预练了上百遍的话说出口,希望楚一航不要误解自己的意思,她只是单纯的转达二叔的意思而已。

可是说完悦悦又不禁恍惚起来,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真的一点私心都没有吗?如果没有私心她为什么说这话的时候会心虚,为什么不能坦坦荡荡的看着楚一航的眼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