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阻止婚礼10

阻止婚礼10

难道她真的一点都不会怨吗?眼前的这个男人,说着爱自己的同时又将其他的女人拥在怀里,在跟别的女人即将举行婚礼之际,又强行占 有自己,她还是怨的吧?所以不能坦然的面对他。

楚一航闻言眉心微微拧紧,他双眸紧锁悦悦清瘦的双颊,想不到二叔不死心,连悦悦都要拉下水来劝自己推迟婚礼。

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思雨呢?

楚一航只能大家为什么不喜欢陈思雨,却不问,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陈思雨的原因,是不是值得他反思?

“悦悦,我知道二叔让你这么做让你很为难,可是我这么做自有我的道理,这件事情你就不要过问了。”沉默片刻,楚一航用淡漠的嗓音低低沉沉的开口。

“你为什么这么执迷不悟?难道你一点都不为爸爸考虑吗?”悦悦猛的抬起头,心里有一股无名火不停的往上窜,她也不知道怎么一下子就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悦悦猛然的抬头,围在脖子上的丝巾滑落,露出白皙的脖子,上面还残留着那一夜楚一航留下的罪证,那些褐红色的斑斑吻痕,让楚一航的眼眸瞬间一闪,然后紧缩,痛楚就这么毫无预警的泛滥。

楚一航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他轻声道,“悦悦,对不起……”

悦悦一愣,意识到丝巾掉了,她马上手忙脚乱的重新围好,心里懊恼,刚刚在家煮饭洗碗的时候丝巾也没掉,可是为什么偏偏这个尴尬的时候掉了呢?

悦悦清楚,楚一航是为了什么而道歉,可是那样苍白无力的道歉她不需要。她冷淡道,“一切都过去了,我希望那一夜彻底的过去,所以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吧,我们之间……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以后,你是哥哥,我是妹妹。”

生活里,有很多转瞬即逝,像在车站的告别,刚刚还相互拥抱,转眼已各自天涯。很多时候,你不懂,我也不懂,就这样,说着说着就变了,听着听着就倦了,看着看着就厌了,跟着跟着就慢了,走着走着就散了,爱着爱着就淡了,想着想着就算了。

悦悦觉得,没有了楚一航,她也能快乐幸福一生,或者跟艾瑞克,或者跟其他的别的男人。

而楚一航也会牵着陈思雨的手走完一生,其实大家都已经可以预见结局,不必太介怀,接受了适应了习惯了,一切就变的顺理成章了。

虽然这一刻,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上的伤口都还没有愈合,所以她才会觉得心痛,还会觉得怨天尤人。

有些伤口,时间久了就会慢慢长好;有些委屈,受过了想通了也就释然了;有些伤痛,忍过了疼久了也成习惯了……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我话可说,我只是把二叔的话带到而已。”悦悦突然突兀的起身,准备离去。

悦悦还做不到心里真正的释然,也做不到跟自己爱着的人讨论他应该什么时候举行婚礼的问题,她的情商真的没那么高,可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