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炽恋:冷酷首席的出逃妻

埋葬爱情1

埋葬爱情1

所以悦悦急着想要离开,楚一航见悦悦急着走,甚至连咖啡还没顾得上喝,想着她就这样离开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她。

情不自禁的出声,楚一航也跟着一起站起来,“悦悦,不要走……”

悦悦转身,不解的看着楚一航,他为什么挽留她?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

楚一航可以从悦悦的眼神中读懂她的心思,可是他还是忍不住,想要跟悦悦多待一会儿。“先坐下,陪我喝杯咖啡好吗?就当是一个妹妹陪一个哥哥好吗?”

其实,他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留在这里喝咖啡,陈思雨还在婚纱店等着他挑礼服去拍照,然而他的双脚却迈不开步伐离开一步。

悦悦深深的看着楚一航,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可是他的眼神为什么那么痛苦,揪心的令她狠不下心离开。

不想站着引人注意,悦悦便默默的坐下了,楚一航随即也坐下,双手抬起搁在桌面,不自觉的触及胸口内衬口袋里的钻戒。

小小的盒子,已经被体温捂热,若是不触及就会忽略,可是一旦触及,就连胸口的皮肤似乎都被硌得慌。

于是……

楚一航做出一个今天不做会后悔终生的决定,他毅然决然的掏出口袋里小锦盒放到桌面上,然后轻轻的推到悦悦面前。

“悦悦,这是我一直想送给你的,可是一直没有机会送出。”之前想送的时候看见悦悦跟艾瑞克在一起有说有笑所以他吃醋了,后来爸爸又出车祸,出国,悦悦说要接受艾瑞克重新生活……他嫉妒,他的心痛,他的愤怒,让这个原本属于悦悦的礼物一直没机会送出去。

“这是什么?”悦悦蹙眉看着面前的紫色小盒子。

“你打开看看,你喜不喜欢。”楚一航忽然有些期待,悦悦戴上这戒指会是什么样子。

悦悦疑惑的打开,当她看清盒子里的钻戒时,瞳孔倏然紧缩,随后淡漠,归于平静……

合上锦盒,重新推回到楚一航面前,苦涩哑然道,“你知道,一个男人送一个女人戒指代表什么意思吗?”

楚一航闻言一愣,他是什么意思他很清楚,可是他更清楚,陈思雨在等他。对于悦悦,他只能爱在心里口难开,他们之间……再也不是可以送戒指的关系了。

楚一航低头看着面前的小盒子,有那么一瞬间,他除了发愣什么都做不了,也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收回去吧,你应该把它送给陈思雨。”悦悦的心涩痛着,她低低的开口。

“悦悦,你能收着吗?这枚戒指我就是为了你而买的,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资格送给你戒指了,可是当时我第一眼看到它就觉得非常的适合你。它有个别致而忧伤的名字,叫情人的眼泪,世上一共有三对,我全都买了下来,因为想要给你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礼物。那晚伤害你,我也很后悔,真的对不起……”楚一航眼眶红红的,他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这么的丢脸,在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面前落泪。